发新话题
打印

狂插媳婦兒的小洞

狂插媳婦兒的小洞

新竹縣關西鎮的一棟豪宅,住著的主人李春暉及他的兩個兒子及媳婦。
. q- T% `) c. e3 }" e4 P) b
/ @0 r/ C2 e* E7 ^- _- D% y大兒子李靖仁娶妻林香梅。( O* [0 L0 a3 Z9 n( y( s
/ m9 C% }' M5 A' e: V' g- q
小兒子李靖澤娶妻黃小金。
; c7 F, k3 d5 s$ I( d' s5 v& a
李春暉55歲年輕經商頗有財力。
6 A- {$ C+ m7 u8 V
4 E# F9 b$ F1 j: d9 a  S* F大兒子李靖仁30歲在自家建設公司擔任總經理,妻林香梅26歲,擔任國小老師。
2 k* {9 I: C/ A, }" f
  I5 M& n0 q7 B4 W- p小兒子李靖澤28歲在自家貿易公司擔任總經理,妻黃小金24歲,是個OL女郎。9 G$ S/ b6 G) p8 z9 m4 V) p/ C( g
; b8 b5 y8 ]$ x% O  D+ Y0 t
兄弟頗為忙碌晚上不在家,是常有的事,久經商場打滾的李春暉風花雪月的露水姻緣早膩了,腦筋竟動到那兩個媳婦身上了。
$ \# ^5 t" K9 a2 d- u* X) Y6 F+ o. n; e
有一天李春暉看到放特休假的黃小金穿著一件薄軟的淡黃色T恤,透過薄薄的T恤,豐滿的雙乳更顯凸出,粉紅色的胸罩呼之欲出,下身是一件能夠緊緊貼在她臀上的深藍窄裙,那柔若無骨雪白的雙臂,豐滿的雙峰及修長白皙的美腿,綳得緊緊的圓臀,李春暉看得是血脈賁張,老二早翹得半天高,真想立刻就干她。那天他真不知道是如何渡過的,他整天都在努力使自己保持清醒。而老二興奮過度,褲襠一片濕粘,從那天起他就一直夢想能幹她。% ?+ `" L! y7 E) ]% u

8 v9 D# f" |: P* H7 R; `0 Y從此李春暉就對黃小金另眼相待,分擔一些鎖事以便接近她,聞聞體香藉機碰觸她,黃小金雖覺怪怪的但仍不以為意,反而有一點窩心。; l" G9 p  L% h! q- q

; E/ B6 M% l) U- w仲夏的夜晚一絲絲涼風,翁媳倆在客廳看電事聊天,大媳婦回娘家只剩他們翁媳倆,黃小金穿著一襲薄紗寬短裙修長白皙的美腿、甜美的笑容,看得李春暉幾乎發狂,猛然趴向媳婦雙手抱住酥胸握住肥大的乳房,摸揉起來同時親吻其粉頸,下身硬挺著臀部,寂靜的黑夜遠處傳來幾聲狗吠……  L. k: a0 v' a1 F
2 u2 [& ~& d5 x" {  I; Q) b% A
「爸爸……不行啊!」黃小金不停掙扎,粉腿亂蹬露出了裙下美腿及小巧透明三角褲, 刺激得李春暉失去理智,只有慾望已管不了那麼多了,強伸入她的衣服及她的三角褲,猛揉她的大乳及肉穴。情場老手的李春暉搞得黃小金招架不住,加上結婚一年多,來除了新婚的幾個月外,一個月難得有幾回性生活,久曠的黃小金竟然有了慾念,在李春暉粗獷的身驅下,黃小金雖仍口說:「爸爸……不行啊!我是您的媳婦啊!」但已是似有若無的抵抗了,李春暉再度加以揉搓吸吮之下,黃小金的全身酥軟萬分,雙乳抖動,於是附在李春暉的耳根上嬌聲細語的道:「啊!爸爸……別摸了!癢死了,人家受不了了……」# u. M  K5 S: c3 R, A- J: J

5 K, p/ G$ t- N6 |5 }3 @9 R* Y' ?黃小金已媚眼如絲,嬌羞滿面,小嘴吹氣如蘭,更使她顯得性感嫵媚萬分。激出慾念的黃小金,早忘了倫常,慾望燒得黃小金急著希望公公趕快姦淫,她喘著氣說:「啊!爸爸……啊……爸爸,您這樣……弄得人家好癢……」: {( ^- {% G  C2 R0 r
% N: u& v; d3 d, n
李春暉硬是充耳不聞,緊抱著黃小金繼續猛烈愛撫黃小金,陰戶口已濕淋淋的黃小金,在李春暉一陣捏揉陰核,淫水順流而出。
# ~7 ~5 t% l9 Y& V1 E, e) n6 k8 ~2 @1 p2 b0 G6 d
黃小金被挑逗得艷唇抖動,周身火熱酥癢,嬌喘道:「親爸爸!別再挑逗我了,媳婦的騷屄癢死了……我要親爸爸……的大……大雞巴干我……」6 s- A$ a" x5 N6 e+ h+ M" y

: s6 R0 s5 x& z* ]+ |7 j- q小金頗具姿色,氣質又好,身體豐滿勻稱,由於長期鍛煉舞蹈,平時又養顏有術,有著美艷動人的容貌、雪白滑嫩的肌膚、修長的玉腿,豐滿成熟的胴體,柔軟批肩的秀髮,真是嫵媚迷人、風情萬種!尤其那渾圓的玉臀,以及那胸前高聳豐滿的乳房,更隨時都要將上衣撐破似的,任何男人看了都不禁產生衝動,渴望捏它一把!+ m$ J' T* {3 @. r5 @! T2 v9 W

% q, B; V7 A0 D5 y7 r李春暉脫掉小金的短裙及三角褲內,屁股是又白、又圓、又肥大,而生滿一片濃密粗長陰毛、肥突的陰阜上面,已經是濕漉漉、粘糊糊的。那淫靡的景像看得春暉血脈賁張,下面熄夾膋蔭戮憚熙誚b小金的臀溝上,然後一手繼續揉捏著小金肥美的乳房,一手揉搓她的肥屄,而下面則用龜頭不斷的摩擦她的臀部,在她的耳邊說:「小金!你的騷屄好多淫水,是不是你太興奮?」" B( g. T# @' E* ], ?- u9 c

1 Z0 J2 d5 x6 C3 q" ]' U小金被公公搓摸得全身顫抖,由公公硬挺、粗大的陽具上面傳來那剛陽的熱流,公公揉捏乳房,尤其是那敏感的奶頭傳來的快感,以及由揉搓陰戶傳來的電流,都匯在她全身,真使她麻透了、癢透了、也酥透了。+ o4 S: ^1 q& b9 D  V
7 g% o1 J) m+ H8 P( ~
小金現在真是心神俱盪,慾火上升,是又饑渴、又滿足、又空虛、又舒暢,嬌聲浪語的道:「公公!別再逗媳婦了……乖……媳婦現在難受死了,快!……快用你的大雞巴……狠狠的插干媳婦的淫屄吧!……」- O, e+ R  ]& Q" v
. ?9 G: N9 D8 h6 O% d5 w0 U
於是春暉迫不及待地一手摟著小金的纖腰,一手握住粗硬的大雞巴,頂住那濕淋淋的肉屄口用力一挺,整跟粗大的肉棒「吱」的一聲,盡根刺入小金的淫蜜的屄腔內。  [0 o* v+ ?4 Y4 f# y! v: b" s5 C

" m4 p& |: }5 v, Y' c% Q5 f' D6 ~「喔……好美……好公公……你的大雞巴太棒了……啊……小屄好漲……好充實……喔……啊……」, y2 g0 G% E9 z2 L" c3 w$ |

, n9 F& O4 u5 v/ C6 V+ i春暉狠勁的前挺,使得大龜頭一下子重重的頂撞在花心上,頂得小金玉腿亂蹬!春暉屁股開始左右搖動前挺後挑,恣意的狂插狠抽著!
2 p, `3 S& u5 I4 `' ^
+ z; m, T8 S/ |9 P  r% X「啊……啊……親公公……啊……喔……小金美死了……唔……你的雞巴好粗……喔……小屄被幹得……又麻……又癢……好舒服……喔……」
) @: l1 g  g# n- ^* \  k
( n1 b; a- t* O' B1 v$ O小金被幹得粉頰緋紅,神情放浪,浪聲連連,陰戶里陣陣的爽快,股股的淫液洶湧的流出,順著大雞巴,浸濕了公公的陰毛。# F8 X, C9 F/ p/ K
1 P6 k) h5 o" |2 E" X
只覺得小金陰道里潤滑的很,春暉的屁股挺動得更猛烈,陰唇也一開一合,發出「滋卜!滋卜!」的聲音。& U* V) m# U& [7 q
2 I9 ?/ M% l$ s8 h+ Y$ U( E3 j- }
「喔……爸爸!媳婦被你肏死了……好爽喔……喔……好爽喔……親爸爸,再用力一點!……啊……爸……喔……好棒喔……啊……好舒服喔……喔……爸爸……的大肉棒……幹得媳婦爽死了喔……啊……」5 g5 S  O  B# {4 I6 F

9 S3 N9 w' ~- K5 }1 y5 c; X/ K小金像個蕩婦般的大聲浪叫著,搖擺著纖腰,好讓公公插在自己騷屄里的堅硬肉棒能夠更深入蜜屄深處。! u% H+ s# |! ]* v) a" r
& c/ ~8 r2 g: ^% c
「啊……大雞巴爸爸……啊……媳婦爽死了……嗯……泄了啊……媳婦……要泄給我的爸爸了……啊……來了……啊……啊啊……泄……泄了……」
7 V* m, e0 d: K$ X6 q3 k/ e5 E. Z) n# t; {5 w7 _
小金蜜穴里的嫩肉激烈地蠕動收縮著,緊緊地將公公的肉棒箝住,一股蜜汁從小金蜜穴里的子宮深處噴出來,不停地澆在公公的龜頭上,讓李春暉的龜頭也傳來陣陣酥麻的快感。他把全身的力量都集中在大雞巴上,拚命地抽插,口裡大叫道:「小寶貝……快用力……挺動屁股……
! i, b; Z/ I6 a$ R" z( j7 X9 }( l( O! `& J) H. f" J6 q
「喔……好……嗯……就是這樣……干我這個淫蕩的小金媳婦……喔……」
# u  v* _# q/ f. w
) g* l/ e+ h! g) h- d, {" P「親公公好會幹喔……啊……噢……天……寶貝!噢……噢……要死了……媳婦快要美死了!寶貝,親公公,你的大肉棒太厲害了,媳婦要死了!噢噢……噢……狠狠地插干媳婦的騷屄……干……再干……用力干……乾死媳婦……呀……我好……好爽……哦……雞巴頂得好深喔……嗯……哎唷……頂到花心了……我……沒……沒力氣了……喔……唔……」
6 R% k! }' `& U* I/ q
" \- Y; W% O, P/ Y- D小金尖聲浪叫著,屁股瘋狂地擺動,春暉不得不緊緊扶住她的屁股,以免肉棒從肉洞中滑出。
. N; K& d& O* J. V& q8 G3 H$ f# o) O  R# e( u: O) m( b" T
「哎……親愛的……我沒有力氣了……哎呀……又頂到花心了……唔……壞公公……哦……乾死媳婦了……」
0 I2 n  A( z; T0 G& j' P9 ?& u6 ?0 ~" V. i9 Y1 ~
小金被幹得雙腳酥軟,雙腿下沉,花心被頂得渾身酥麻,不禁全身顫抖,秀眉緊促,小嘴大張,浪叫不已!! V& ~2 |9 A6 E) i
( k: H% z0 ~) x( M; c1 P
春暉見小金那一副吃不消的姿態,更激發他的變態心理,於是他將起,將小金的兩條粉腿緊勾著他的後腰,一面狂烈地吸吮著她高聳的乳峰,一面挺動屁股,將他的大雞巴猛攻進小金的肥屄中。
! f' f) C) I+ J; z8 C
* Q1 r  s+ [; {; j/ L  G「啊……啊……好舒服啊!好公公,再插深一點!雞巴頂得好深……嗯……嗯……好硬的大雞巴……頂得好深……插到底……不行了……媳婦……又要……丟了……」3 W" X/ ^6 r# q* l

, h$ N; g; B9 K! Q5 N( N4 V小金的叫聲越來越大,不停的浪叫聲,刺激得春暉更用力的抽送著,一次快似一次的抽送著。2 h/ l: n: G, y( l3 Z, {  e0 I
2 l/ m% b6 X8 y$ b6 k( K5 g: I
「喔……喔……浪媳婦,大雞巴公公要天天插干你……插死你,我乾死你!干……喔……喔……喔……我干……我插……喔……」
+ p$ N& l; s( W+ l) s9 H" V  S0 x' Y, ]1 g7 Y
春暉抽插的速度越來越快,幾乎每一次都可以深入小金的子宮。
4 s- L7 q. l, _. F$ |. M& B0 \& A8 {6 O) `
「啊……我的大雞巴……親公公……小……浪屄……媳婦……又要泄……泄……了……啊……啊唷……我忍不住了……又要泄……泄……了……好美呀……啊……泄死媳婦了……喔……泄死媳婦了……」! l/ T  ~, ~  g' n* U3 I4 ^
( s  G; R" j3 }5 x/ [
「啊!親妹妹……夾得我好舒服……哇……公公要泄了……啊……我要……要射精了…………我射了……」2 g9 \& S- f1 k9 A, j, D- E
, p/ |- `& \5 m3 g6 E
已泄了兩次的小金於是挺起肥臀,拚命地往上扭挺著,並用力收夾小穴里的陰壁及花心,緊緊地一夾一吸公公的大雞巴和龜頭。
5 q) [  W- q: J" y' e" N
: g0 f2 C# n, ~/ M  o6 q/ w「爸爸……射進來……通通射給媳婦……燙死我了!」! @# v& o/ _. x) ^8 o+ j
9 E7 X2 w3 ]2 w1 m9 O
二人都已達到了熱情的極高境界,緊緊地摟抱在一起,全身還在不停的顫抖著,連連的喘著大氣,兩人同時達到高潮了。 終於,翁媳兩人同時達到高潮,春暉全身不停地顛抖著,一股股濃濃的亂倫精液猛烈地噴射進媳婦的子宮內。然後才癱軟地趴在全身抖動、進入虛脫狀態的媳婦身上。
0 b5 ~+ E" G( j0 L+ r
( t) C$ y' w5 z0 B; s$ S他們躺著休息了好大一會兒,心情才平靜下來,覺得身上有了點力氣,於是去 衛生間盥洗……
3 w- Y$ [5 c6 E; t9 j0 E8 [, T6 ?) n* m  R5 T
從此每次與小金親熱時,春暉都千方百計地挑逗,搞得小金欲仙欲死、宛轉嬌啼,無論春暉怎樣輕薄,小金都不拒絕和攔阻,因為春暉每次帶給她的都 是美好的享受,甚至於只要一想到公公那條粗硬的肉棍,小金都不禁淫水直流濕了三角褲。
, \6 m- |7 L, @2 j" `: _3 c# q) Y) V0 w( W) X8 q
翁媳兩忘情的亂倫雖小心,但夜路走多了總會遇到鬼,有一天翁媳正在仙先欲死之際,一雙眼睛正注視著這場春宮戲,觀眾正是他大兒子李靖仁。
: ~) M1 E2 R9 V4 g0 s; Z- H! Z
: t2 F4 ^4 ?3 Q# R' d# P; [1 g( D李靖仁對父親行為雖然不能接受,但卻貪婪的看著驕美的弟媳,小金那騷入骨里的淫蕩,那雙腿修長,蜂腰輕盈婀娜,體態曲線優美,皮膚細膩白嫩,白中透紅。那蝕人骨肉的申吟聲,早就老二翹得半天高,他決定要好好享用小金的肉體,看完這場春宮戲他一溜煙的開車溜走找老相好滅火去了,但整個過程他仍忘不了弟媳小金的春宮戲,把老相好美蓉當成弟媳小金才高潮射了精。此後李靖仁無法按捺對弟媳小金的慾念,只好對妻林香梅及老相好美蓉不停的性交才免強壓住慾火。
/ `" E, W% g/ R2 {* `, [3 W8 f3 X3 M" [- T( h4 L/ _
李靖仁終於展開行動了,這天老爸去旅行、老婆去姐姐家、弟弟去大陸出差。這是一個絕佳機會,李靖仁借口不會有人進來將大門全部反鎖,理由充足小金不曾起疑,晚飯後根本沒收拾碗盤,李靖仁就有侍無恐的抱住小金,小金奮力掙扎,摔倒在地並大叫,可是有什用?倒是連身衣裙往上縮,漏出了讓李靖仁為之瘋狂的玉腿、迷人的三角褲及渾圓的美臀,小金爬了起來想衝進房間,李靖仁一個箭步,抱住小金的驕驅,揉乳房、吻耳朵,小金仍想掙扎,怎奈力不及大伯,只能任他為所欲為,苦苦哀求放了她,並哭著質問他為何要侮辱她、蹂躪她,李靖仁硬是充耳不聞,仍繼續猥褻小金,小金只能希望惡夢趕快結束,不要被大伯姦淫甚至射了精,此時小金不再反抗任他所為。2 [4 E* z) `* X0 n4 T$ \0 Z
0 O/ X! }! a% Q( z5 i6 H; [3 v
李靖仁手伸向小金的背後,把衣裙的拉練從上一直拉到腰部。玉背敝開了,露出了雪白豐腴的肌膚和一根紅色的乳罩帶子。李靖仁的雙手在裸背上粗暴地撫摩。接著,李靖仁伸出兩手,攀著小金的肩頭,將那連衣裙向兩邊扒開,露出雪白的肩膀。衣服滑落到地。一尊潔白如玉、美妙絕倫的嬌軀,並拉下乳罩脫掉小金的三角褲,並推倒小金,李靖仁一手摟著小金的脖子嘴裡吸著乳房,一手挖著肉穴,小金痛苦不堪,李靖仁卻興奮不已,一個因驚嚇無助而淚流滿面,一個手忙腳亂還不時漏出褻的笑容,平時端裝美艷滿臉笑容的小金及斯文有禮風度翩翩的李靖仁,早就不知到那裡去了。
4 B& ~6 a1 v/ b  S8 U" c# H& O7 ~4 G& }. T& r* [  J
李靖仁繼續玩弄小金,李靖仁的肉棒已脹大得受不了,也就不管小金的陰道濕不濕,打開小金的大腿,陰莖頂住陰唇慢慢刺入。龜頭已經被陰唇包住,李靖仁再拉住小金的腰,用力往後一拉,整根陰莖已經插入,
* R  y. l/ s5 {- u
  u: ~& g+ ^. p9 S* c- V2 D李靖仁開始使出全力抽送,小金的有點掙扎故陰道緊縮,強暴式陰莖插入又因為乾澀,故感覺陰道極為緊密,但越是緊密的陰道,男人插得越爽。李靖仁陰莖磨擦著小金的陰道,因為插得十分猛烈,三十分鐘後小金的陰道因為乾澀而紅腫破皮,流出淡淡的鮮血,也因為李靖仁的衝刺,小金的大腿沾上不少的淫水。* l6 I" B- W% l# \5 t: R' T
0 ?9 q5 w; g0 }+ ~) m3 K
這個淫穢景象,使得李靖仁滿足變態的虐待心理而感覺更爽,插得也更用力,兩手則用力揉捏小金的雙奶。小金的胸部很豐滿且很有彈性,故李靖仁已把小金的雙奶捏到瘀傷仍不罷休。  G$ y$ h2 p+ }, l: Q9 y

/ t  p: f! z7 G- t6 h「要射出來了!」 李靖仁突然喊叫著。
. @$ L$ }! x2 p$ J
& H7 V4 c3 g- |5 G1 H" `, @- A此時他使出全力作最後衝刺,快速再頂了五十多下後,李靖仁把陰莖插到最深入盡情噴洒精液,喊著「哈!哈!美女就是美女,幹起來果然很棒!真爽啊!」3 v+ D9 d& B. @7 k! R3 J
( d4 K# S. i: o! O( h: a7 \3 {
李靖仁射完精拔出陰莖一看,上面全是小金的血水和淫水,而小金的陰道口仍有一些鮮血,並且地上也全是李靖仁最想要看的淫穢液體的糜亂景像,小金此時已因剛才哭喊、生氣、掙扎、緊張,疲勞過度而意識昏迷。* C. V( z. n# E* r7 _1 _: |

$ |) I+ c: B! U9 _- g" H5 y7 V李靖仁撿起她的三角褲擦拭陰莖上小金的血水和淫水,然後把小金的身體翻了過來趴在地上,早以無力的小金只得隨他了:「喂!該你捅她的屁眼了。」+ q1 J) L: `2 t7 c. q' q! h' J
6 O8 F! O+ W- ?- N4 M2 D
小金此時仍昏迷不醒,親完小金的屁股,便撫摸她又白、又圓、又美的屁股,一邊從背後用陰莖摩擦小金的陰唇,漸漸的李靖仁的陰莖已脹大得發痛了,用了點小金的血水和淫水,擦在龜頭上往屁眼插了下去,因過於緊小李靖仁用了好多力氣,分四次才整根進入,屁眼緊緊的包圍著他的雞巴,舒服極了,他開始慢慢的抽插著她的肛門,並且伸出手臂到前面去揉搓小金那堅挺的碩大乳房。- X! ?$ k/ F- [
$ r5 |8 h  e! h# a2 y6 }
舒服得讓李靖仁有點昏厥,李靖仁繼續干著小金的屁眼,小金的屁眼已經被幹得通紅了,疼痛不已的小金早已醒來,不停的哭喊求饒道:「大伯;求求你饒了我,放過我好嗎?我快痛死了,肛門要被你插爛了……哦……哦哦……好痛」李靖仁覺得自己要舒服極了,那管她去死,那天她淫蕩的景像所激發的慾望還沒澈底滿足呢?便把繼續用力插入小金的屁眼內,哦……小金……你個蕩婦……太舒服了……啊啊……乾死你……」
) G% S5 Q/ k  y) _+ H" w3 [, Y2 |4 |, ^
粗大的棒身與直腸肌肉的猛烈摩擦帶給他極大的快樂,屁眼緊緊的包圍著他的雞巴,舒服極了,「哼……噢……我的肉棒……爽到天了……啊啊……」
3 J  i& f. V% C8 u( X5 ]$ C2 [5 s; f
李靖仁一直猛插,每一次他用力地擠進去,小金緊縮的後門緊緊地鉗住他的肉棒,使他舒服得大聲呻吟:「哦……蕩婦……快叫啊……太舒服了……啊啊……乾死你……」- ~4 z( f" D; ^  k
& Q5 i1 J" T0 n- l
他雙手抓緊小金的豐滿屁股,拚命用力在肛門上抽插。
+ i* W; S; G: y  k) X
8 F! l& ?7 O' `" d+ ~( W小金好象呈現失神的現象,披肩的長髮散亂地垂下來,整個人軟綿綿的任由李靖仁橫衝直撞。; ~& H$ ?0 b& B

+ j0 t, b  R/ z7 e, M, l, g李靖仁全身舒服的一抖,同一時間射精了!一股濃濃的亂倫精液射在小金的肛門裡。小金的屁眼不堪李靖仁的蹂躪,也流出淡淡的血絲。) i# j- j- M+ A( M2 A$ b

. q' N+ B1 X) e# D/ v他拔出陰莖休息一下,叫小金幫她用嘴清乾淨,小金無奈的用嘴第一次幫男人含陰莖,不停的清理這讓她作嘔的陰莖,但李靖仁那種感覺就比插陰道、干屁眼更強烈,雞巴漸漸堅硬如火。小金握住肉棒的根部,小金把龜頭吞入嘴裡,李靖仁扭動屁股深入喉頭時,用力抓住淑媛的頭髮:「啊……小金!……我要射出來了,我已經……」8 V2 C7 O- ~3 Z( G

0 |8 s) A6 E/ }' Z李靖仁扭動的屁股突然停止,開始痙攣,隨著脈動,精液射入小金的嘴裡,「啊……小金,太好了,把它吞下去!」小金無奈的吞下最後一滴精。

TOP

发新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