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话题
打印

诱拐·监禁·臭味惩罚

诱拐·监禁·臭味惩罚

清洁工三须仓秋人终于睁开双眼,眯着眼睛环视周围。在这个略显阴暗的房间,照明用具一概没有,只有一缕微光自天窗射下。家具地毯什麽的代表人居气息的东西全都不见了,只有木制的朴素桌椅。房间本身是石制的,所以地闆无比阴冷,毫无一丝温暖可言。简直就像牢房,「不,根本就是个牢房嘛」秋人想。
0 A, y0 K  E) ~$ g6 u# j( w   当然,秋人对这地方很陌生。他冷静下来回想前几天的事情。记忆裏,自己昨天作爲清洁工在努力清扫厕所。男厕所比想象中更髒,恶臭难闻,要弄干净简直难于登天。然后,还记得在附近的自动售货机前买了咖啡,一边喝一边休息。但是,从这裏开始的记忆就不见了。无论怎样拼命回忆,就是连纤毫都想不出来,简直像是在用小凿子一点一点敲打坚硬巨岩一样。就是说,完全不明白爲什麽会在这种地方。
) |$ [7 y+ b* R   哪怕这样,好歹也得想想办法,在记忆中找寻信息。但是,果然什麽办法也没有了。如果大脑有搜索功能能够的话……秋人这样想着,感受到了皮肤的寒冷。然后,终于注意到自己是全裸的,而且还被绳子捆住了。这件事严重动摇了秋人,他使出全身力气,试图摆脱这种状态,但结果是无用功。既没有挣脱绳索,也没有从这裏逃出去。* v3 X* @7 a- ?; k' Y
   秋人大口喘气。这时,咔嚓一生,房间的铁门打开了。
! [2 d/ B6 o# @7 h( U   「啊,醒来了呢。」# W0 L# l# f# ]' _) m
   从那裏出现的是令人难以置信的美少女。美艳地晃动着漆黑长发,气色健康的皮肤,令人目瞪口呆的眉毛,完全达到了黄金比例风格。另外还有恰到好处的制服,这或许可以认爲是秋人至今遇到的女生中最美的美人吧。不由自主地,他的心髒开始大声跳动。! z9 {% a& t0 ?4 P
   「嗯哼哼……」* [' l# j' B' w# q4 ^+ f
   美少女浮现妖冶的微笑,一边婉然走来。秋人几乎半哑着问她:「你,你……到底……是谁」
/ }0 h7 U3 J8 o7 g$ a   「我我的名字是小野原来梦。捕获你的就是我自己哟」6 x! W3 q6 p4 \; X! t2 w
   「捕获……难道,你就是传闻中的……」7 f1 \+ T+ [! f- M; d: P7 Y
   「啊,应该是吧。我就是连续诱拐的真兇。」9 l0 x) O. ]) V" j
   来梦轻松地说道。; l% U* S3 m, I
   「不会吧,诱拐犯竟然是这麽年轻的女孩子。难以置信。」
! s# {( F; j2 C0 U: [9 ]   「诱拐很简单的哦,稍微趁人不备,上去就行了。」
% s% @4 {( y! ^! q' R, G   「就是说也是趁我不备的时候是吗」
' L8 [9 R1 C6 a1 ~$ v: g   「就是这样的,请节哀。」
" Y; h  Y2 L, T2 t* r   「所以呢」* y- e: Y: x( N1 V8 J% E9 @
   「嗯」来梦歪着脖子。
5 g' q% u3 P9 L) g* L   「所以呢到底要把我怎麽样要赎金吗可惜我一分钱都没有哦。我觉得你还是快把我放了比较好!」
5 g+ S* G' C+ k' N" M   「到底要把你怎麽样……呵呵,好吧。就让你的身体来了解吧」
/ d, @% u" X9 D5 y' z; j* h   来梦蹲在秋人面前安,然后,把脸凑过来。: y( a  R! [# z7 z5 M
   「唔,干,干什麽!」
# k3 e8 V& K& p' ~5 y7 w% m2 L) f   秋人看着眼前来梦的美丽的脸,自己不禁脸颊红了。就像娃娃一边美丽的脸强烈沖击着他的内心。该不会是要和我KISS——他的心裏被这种猥琐的想法占据。但是,这种脑补在刹那间被粉碎。" z! _; H1 Z- b) \( U6 S& K
   来梦在秋人脸前把嘴张大,然后——「咕!嗝——!恶——!」
* q  h! j1 T$ H+ R5 R% ]  \, ]   秋人的鼻子被胃裏的气息充满。- ?* @: w/ w8 i/ c3 \) ^
   「欸」  g7 h8 o8 \4 \  H0 d0 m4 ]
   秋人因爲妄想和现实的乖离而呆若木鸡。明明想着被强吻,居然脸上全是胃裏的气息。张开嘴的秋人的鼻子深处被升腾的空气团直接击中。他鼻子一吸。这一瞬间——「臭,臭死拉!!!」
& S; ?. N0 Z# y$ ~  g2 U/ F$ f, m   感知到强烈恶臭的秋人大声喊叫,气闷得十分痛苦。来梦唿出的胃气是在独特的酸味和强烈的腥臭混合起来酿成的悲惨的恶臭。有非常厚重的污臭感。尽管只是闻了一口,秋人就感到难以忍耐的呕吐欲望。他屏住唿吸拼命忍耐着。
, J5 o  `- {9 m   「嗯哼,不好意思,稍微漏出一点胃气。」
% o9 h0 D( E0 d- q# I   来梦用天使一般的微笑,可爱地道歉。明明闻了强烈的嗝,她却一点不反感。相反,她看到被嗳气的恶臭熏得苦不堪言的秋人却貌似十分开心。
2 Z) J$ M$ Y$ j5 M   好不容易稳住唿吸的秋人拼命盯着来梦,大声吼道:「你,你干什麽!!!」* A+ ~: e- l, s. v
   「不要啦,别这样盯着人家看嘛。不过是生理现象罢了哟。」7 @8 n8 Y/ X% f! }( l% L; d
   「开,开什麽玩笑!根本搞不懂!」
: O. |1 F8 Z  i. @$ |7 D   「闻两口也没什麽大不了的嘛,真是没气量的男人呢。」6 \  S1 h) U5 ]- j) f1 x
   「不是一码事!畜生!快把我从这裏放了!不然——嗯」
9 `' i6 x) `4 L* ?   「吵闹的小狗狗就要把嘴巴塞住呢……」
- H) d! r6 A: Z9 Y& o0 J6 H$ C2 L   来梦用手掌捂住秋人的嘴,强行制止了他的怒骂。然后,再次把脸凑近。
* ]5 q' g3 ~' n) n8 O   「喂,我又想打嗝了。要闻一闻吗」) p" [3 C) g) F, @5 A9 k
   「唔呜!!!!……!」
' `) ?" H" F: G! N  }9 }   秋人不断摇头拒绝,但是来梦似乎毫不介意。来梦那放出兇勐臭气的可爱小嘴慢慢张开了,他就像看到鬼一样拼死挣扎抵抗。不过,被绳子困住的他完全没有任何抵抗手段,最后,只能背过脸不看她。
: ]* ?4 U3 l* G/ x   但是,来梦破解了秋人最后的手段。3 O) g6 u' ?+ K1 C, @
   「哈」
6 ], k" ^7 \" @% c, D& {& R' S   「!」7 w' G2 N# F8 z9 @, g; R8 v" o
   来梦居然用可爱的小嘴含住他的鼻子。残留着的嗝味刺激着他的鼻子。已经不能背过脸去了。秋人爲了活命,只能吸入来梦口中放出的激臭嗝。
7 `* Y$ l4 c5 m# B/ v" ^   来梦深吸一口气,然后——「嗯,咕恶——!嗝恶!!!」; I) }8 ?2 I' @1 ?0 |
   直接把嗝送进秋人的整个鼻腔。
2 n5 |6 ]* J9 X   「嗯呜……!!!!」" Y- N0 o) a. M
   零距离享受胃嗝的秋人被这臭味闷啊们啊。这臭气的量,这臭味的烈度,都比之前的嗝要强烈,完全无法相信是由美少女发出的臭味。像是呕吐物一般强烈的酸臭气息侵袭着整个鼻腔,然后留下的最糟糕的回味就像是把厨房废料拿去熬煮之后得到的恶臭。秋人作爲清洁工基本闻惯了讨厌的臭味,但是来梦的嗝轻松就超越了他以往的经验,熏得他眼珠子直转。( a0 [1 `/ Z. I
   愉快地打了嗝,满足的来梦的嘴巴离开了秋人的鼻子。然后,露出了清纯无邪的笑容。/ q& b$ `6 Z/ e" @
   「如何我的嗝,香味很棒吧」+ d/ G. b- u, g0 F) a' q9 q. L
   「呜呜!」
9 K$ G  R3 s* d8 b( i3 F/ h6 u5 d   自然地,秋人涕泗横流,根本不像是能回答来梦问题的样子,没有吐得到处都是已经是万幸了。封着嘴巴的呕吐搞不好会有危险的逆流的。
7 k, |* k6 l/ u  q4 }- s, {& M   「嗯哼哼,怎麽啦,这麽痛苦的样子。死掉就太可怜了,准你用嘴巴唿吸吧!」4 q$ V1 @5 v7 c, x4 j
   来梦出于仅有的一点同情心把手从秋人嘴上移开。秋人获得解放后立刻就不停地大口地唿吸。
2 C7 r! a# {. o: }: H* y   「呃,哈,呜,呜哇!可,可恶……」
/ }3 F- T! ~4 Z9 K   「你没事吧~ 这麽难过的样子,怎麽了嘛」* `1 V: G7 F1 s8 x9 s
   「还,还问怎麽了……那种打嗝,实在太臭了啊,怎麽那麽臭。」
! E% D% H7 }+ [2 N% p# q   「哦,这样啊。不好意思咯。」来梦轻轻地道歉。「不过,才这样的臭味就受不了可不行啦。因爲还要用你来给我做『清洁』呢。」
7 u9 S! w. ~/ R, I   「……什麽」( B- q: q$ z1 |: x5 _$ o4 b
   在一脸茫然的秋人面前,来梦自然地开始脱衣服。缓慢而小心地脱下白衬衫,展现出棉花糖一般柔软的肌肤。秋人还来不及思考就被她妖艳的举止迷住了,然而马上便皱起眉头。7 \- j2 Q6 ^+ C- f
   秋人的鼻子裏钻进了异样的臭味。和刚才的嗝又不一样的不舒服的恶臭。她脱下衣服后,这股恶臭便升腾起来变得浓郁,随后当她把袜子以外的衣服都脱下来扔掉时,那令人难以忍受的髒臭便充满了整个房间。
6 I6 g/ W& ?) ~. V" D5 n   秋人爲了不吸入这臭味而用嘴唿吸,但恶臭仍然钻进鼻子裏。这股恶臭当然是来源于眼前的美少女,这个将展露美丽肉体的小野原来梦。
, m( y0 _' K$ R3 N   全身上下只穿了袜子的来梦微笑着,似乎在享受被髒臭包围的感觉。然后,眼前的这个少女就像洋娃娃,眼中放光。
( K* Y$ B: D+ g& |1 P   「好啦,那麽就快点来给我清洁吧。」
* S/ C9 {; t$ j" I% n" S! |   「清,清洁指的是……」
* s! r; o( D9 W8 u6 m$ c4 u   「什麽啊,你是清洁工吧做清洁不是你的工作吗所以,懂了吧」
" b' K- u' T: F5 Q' B   「懂啥啊。而且,也没有清洁的工具……」
+ B, P9 q" i* [   「工具不就在这吗。就在我的眼前。」
* t; Y+ s+ n1 O! S' B   「来梦盯着秋人的眼睛。察觉到『清洁』的真正含义的秋人由于恐惧而颤抖。」6 j  O1 m0 U8 k, Z# ^
   「道具,难道……难道……」
' s& H2 R6 w/ A% @8 M   「对哦。就是你啦,就?是?你。你就要作爲工具来清洁我的身体哦。用可爱的小嘴和舌头啪嗒啪嗒舔遍我的全身。喂,懂了吧啊,顺便说一下,我大概三个星期左右没有洗澡了,所以说不定会好臭好臭的。当然了,你没问题对吧。因爲你是专门把髒污清理干净的清洁工啊。」
% W  O$ _- M- N* S$ r( K6 h" M+ Q# M   「啊,啊……呜哇……」
$ ~. Z; v& X7 p; e   对于打心眼裏开心而微笑着的来梦,秋人可是无比的害怕。事到如今那眩目的笑容对他而言也只是恐惧的来源罢了。舔遍这个散发髒污臭味的女孩的身体,不管是不是清洁工都会认爲是非比寻常的痛苦吧。秋人脸上冒出了汗。不可避免的绝望瞬间侵蚀了他。- P6 W( m, X+ N. O1 B
   「好啦,那麽就快点开始舔舔舔吧~ 」
+ \, a( O7 B" z  k5 b  f% d: D0 H   「不,不要!停下,给我停下!」  O0 d1 n+ m2 _1 U4 ]' `  d* a
   「呵呵,不会让你逃掉的哦~ 因爲直到我的臭臭~ 的体味消失之前,全身的每一个角落给我都要舔得干……干净净的。不过嘛,能逃走的话就逃一个试试看咯不过怎麽看都办不到吧」
5 X' z8 g8 r$ P$ Q' T   来梦露出愉快的笑容,蹲到秋人的身边。
3 O3 q* J" w3 W" _0 }   「好了,那麽首?先?就?,从我的腋下开始清洁吧。」7 s0 T. {2 h9 c' k) Z; }; C
   「腋,腋下……」) t3 p, @, {! p, T7 c& z; q9 X
   「对哦,我的腋~ 下。啦啦~ 」+ r4 [+ z3 a) g+ B1 K
   来梦缓缓地擡起手让秋人看到自己的腋下。看到这腋下的秋人顿时脸上就抽搐起来。来梦腋下的惨状简直令人不敢想象这是美少女的一部分。就像男人一样腋毛丛生,仿佛茂盛的密林,而且还被大量的汗液浸湿着。释放的腋臭也无与伦比,就像是腐烂的洋葱一样的臭味尽情刺激秋人的鼻腔。秋人被熏得想吐的同时也畏惧着,而且,颤抖着。
9 `6 f6 G8 A; d4 Y" N5 O   现在开始必须清洁这腋下——" @# n+ i6 |4 a/ e
   黏黏滑滑全是汗的腋毛在唿唤着秋人。那裏只能看到地狱的入口。
: d+ O& k0 G. L; R. H   「好了,来舔吧」1 e3 K$ x& `( E: a9 b4 T
   「不,不可能……不可能吧。喂,就像平常一样洗洗不就行了吧。爲什麽这麽……」
) S  `- I- U8 j$ h7 `1 O: m) @$ v  P   「……来舔吧」
2 }5 N: b5 u5 k) h   「首,首先这样……监禁是犯罪吧你,万一被警察抓到怎麽办喂,现在放我走的话,我不会告诉别人的。喂求求你了,让我走吧……」! q+ J9 \  F( j2 j  d
   「好好给我舔」+ Z! Q6 @( [0 I
   「!!」
/ t$ n/ h3 E% k" A# a) w   来梦冷酷的表情让秋人从心底感到恐惧。就像俯视猪和虫子一样的轻蔑眼神。锐利的目光足以击碎秋人身爲人的尊严。秋人醒悟到自己对来梦而言真的只有当作工具的价值。他就像被蛇盯上的青蛙一样呆着。不去和来梦对视,只是只是不停颤抖。
# ~8 w' y- \! J# i% v8 s   「……这样啊,就这麽不想舔的话就算了吧。」
) W1 t, ^! F* i( t   「欸」
  {" V' Q, H- K! [2 Y8 ^   「那我就只好用蛮力逼着你舔了。」( s& D% x- j8 \
   「呜,呜咕!」
: w/ t* f9 `6 U5 R. Z2 k! x* N   来梦面无表情地将散发髒臭气味的的腋下紧贴在秋人的脸上,来回大力摩擦。腋汗发出咕揪咕揪地肮髒的声音。然后,秋人的鼻腔中充满了浓郁的恶臭。腋臭特有的葱和洋葱的臭气一下子刺进鼻子,从汗中浮出发酵后的纳豆一样的气味。再加上来梦的腋毛,简直像刷子一样在秋人的脸上涂满浓厚的汗汁。面部被她的腋汗侵犯,感觉更加讨厌。! E0 ^- H- W( [' M' ]. t1 E% r
   「喂喂,赶快来舔吧这样下去可没完没了哦」0 I. R" v9 w/ i1 s. |! m
   「呜,呜咕……」
* v- k9 q; l' K   「舔干净的话就停下来哦。来,快~ 舔~ 吧」
& u! b0 q" B6 V- b( P   秋人感觉到恶臭渐渐变强了。来梦的腋下现在正在持续出汗,令汗臭味变得更加浓郁了。这样下去会死的——一刻也不想再多呆的秋人相信了她的言辞,战战兢兢伸出舌头。他的舌头与来梦的腋毛接触那瞬间——「……!!」( c/ [8 l# Y' x3 p. s
   秋人口中扩散开来了颠覆常识的恶臭,然后是又咸又辣的讨厌的味道。光是舌头接触就能感受到如此的威力。她发酵的腋下已经纯粹变成了恶臭兵器。恐怕无论怎样坚强的男性都不可能将舌头停在这腋下吧。
' f  S2 Z1 N6 Y/ `+ k- y   然而,秋人无论如何也必须舔舐来梦的腋下,因爲如果无视她的命令的话不知道还会遇到怎样的命运。他一边拼命忍住不断涌来的呕吐感,一边开始啪嗒啪嗒地舔舐来梦的腋下。他的嘴裏混入了大量的腋汗精华,开始了彻底的惩罚。昏暗的房间中传来粘液的声音。$ q3 h% s5 v1 X5 k6 x% g0 g
   啪嗒啪嗒,碌揪,哔揪哔揪——(MINORU:日语的拟声词真尼玛丰富)7 {# ^% i7 |' y  o0 ?; N: e
   听着这声音,来梦露出嫌弃的微笑。
! {. L) X- V4 d0 s   「呵呵,好乖好乖。一开始就这麽加油舔的话不就好了吗。」
# B( a) K1 r: a& j   「嗯咕,噗揪……呜……」
( [9 S1 n. K9 J5 k   「喂喂,这边的腋下也要认真舔哦湿湿臭臭的腋下的味道哦」, g( D& u1 a+ B7 B6 n% `
   「噗噗,噗揪……啊……」
' m5 j3 S1 ]: W   来梦让秋人交替着舔舐两边的腋下。" l  u7 `5 x4 K7 Q0 f! l
   秋人对她的腋下没什麽招数,只是一个劲地让舌头划来划去。他痛苦地憋着气,发出好像临死的鸡一样的声音。来梦的腋臭和腋汗正让他的大脑也腐坏掉。神经断裂,细胞破坏。精神崩溃不过是时间问题。
9 I* v$ j6 H6 A7 }5 J5 {% X   紧接着,过了几分锺,秋人终于从来梦的腋下惩罚中解放出来。他早已身心俱疲,留着眼泪垂着鼻涕,一边不断大口唿吸。
7 w' Z2 |! B  E3 N! }: s7 L   来梦因爲自己的腋臭而扑哧一笑。5 @9 G" B) U6 ]4 y  |' s
   「嗯,比我想象中要干净呢。不愧是清洁工先生。干的不错嘛。呵呵。」
4 a: t) F  e# H% c  x0 m   来梦对秋人的表扬称赞,他并没有听到。他仅仅是保留着微弱的意识就已经很勉强了。/ v. l  V, K$ d: s. E
   「好吧,差不多也该开始下一步了哦。」- Y3 F7 k" p8 E* r
   来梦开心地笑着将做工粗劣的木椅子;拉过来,坐上去,向秋人出了脚。然后,对他说:「来,这次是我的脚臭哦」
, y7 |' j- `, c5 z( d0 f   「……嗯」
3 e( K  c9 H7 h   秋人无神的双眼仰视着来梦,看样子已经快要失去自我了。9 i+ p/ p" H8 c6 n5 j9 Q  n
   「这双袜子也是哦,连续穿了大概三星期左右,好臭好臭,臭得不行。看吧,哪怕离得这麽远,都飘来了臭~ 臭的脚味对吧因爲脚汗的缘故,总是湿淋淋潮乎乎的。这样一来我也很烦恼呢。所~ 以~ 呢~ ,就想让你哼哧哼哧地闻我的袜子,把臭味都吸走。好吧拜托啦。」
* b( ~5 k2 H4 [0 T& G- S   来梦用轻柔的声音拜托秋人闻自己袜子的气味。对于这个请求,再也不想受到更多臭味惩罚的痛苦的秋人拼命摇头,可是——「原来如此,愿意来闻我的袜子对吧谢谢啦,清洁工先生~ 」
! x2 a9 W: `6 F) A   不过,完全没有尊重秋人的意志,来梦将散发污臭的袜子向他的鼻尖伸过去。他的视野裏只剩下黑色织物,很快,就像盖章一样,来梦用力将脚底压在秋人脸上。( _9 `7 `2 c5 O# q
   「……!!」: `3 D; I4 ?/ s) y
   来梦的脚臭是比她的腋臭还要更加强烈的气味。积累了三个星期的污臭强烈到让人头昏眼花,就像把纳豆的气味、腐烂鱿鱼干的气味以及发酵的汗味浓郁地混合搅拌在一起了似的。是十分浓厚的脚臭。轻轻一压,袜子裏饱含的汗汁便浸出,让人不舒服的脚汗便铺满了他的整张脸。
1 ]1 r  o$ r7 b  z( V/ {   「喂喂~ 要认真地闻哦因爲只要臭臭的味道还没消失干净,我就会一直让你闻下去哦」& R* }  m7 D: e; S
   「呜唿,咕,哈啊啊!」1 `. E$ I7 D+ n  w3 j6 @3 e9 R
   无视大声喘气的秋人,来梦将湿润的脚底来来回回地按压。发觉秋人试图用嘴唿吸,她便用脚后跟塞住他的嘴,让他只能靠鼻子吸气。让他无计可施,只能乖乖地充分唿吸来梦那自豪的脚臭。1 V* ]0 D; o& A& l
   来梦微笑着让他闻着脚臭。
0 o4 |  ]; P7 A, q- \. j8 M) x   「真是的,怎麽这麽有气无力的。听好了你现在正在闻脚臭哦高中女生的脚?的?味?道。明白吗,清洁工先生」
! z  U5 x$ z3 Q: e8 W   「呜咕,呜哦哦哦!喀哈!」4 a: G# |& |! o# d! l+ U' X+ X
   「尽管如此,却觉得这麽痛苦。作爲男性不觉得不好意思吗只不过是稍微臭了那麽一点点吗。拜托再加把劲了,来吧,fight……」4 f( q: b2 t) S) S. x! n# a
   「呜咕,咕呜啊啊啊!」
) F7 C+ Y  I* _   当然,来梦的脚臭不单单只是脚味的那种臭。而是各种恶臭集合在此的嚣张臭味,这状态简直像是各种恶臭在此冠军争霸一样。-------------------------------------------------# g- y9 X0 _& V. W$ I* G# z- }: T0 }
   来梦原本就是这种脚味大的体质,再加上憋了三个星期,足以形成这样地狱一般的恶臭。就算把成年男性弄得半死也不奇怪。她的脚底正释放着如此激烈的臭味。就算是美少女,也改变不了汗与污垢带来的脚臭。0 B1 d6 a  f7 _; @( z+ A& i
   「唔咕,唿,啊,啊!」←我知道你们肯定不会看这些拟声词的,真难翻鼻子发出猪似的声音,一边闻着脚臭——虽然想不闻都不行——秋人依然无法习惯这臭味,苦苦忍耐弥散开的浓郁恶臭。来梦袜子的汗水蒸发侵入鼻腔,直接刺激他的嗅觉。有毒似的粘乎乎的浆液污染着他。他脸上涂满了脚汗。雾气腾腾。强烈的脚臭一点一点夺走他的体力,这脚臭已成爲秋人的心灵创伤。他只剩下一个想法,那就是恳求早点结束这脚臭惩罚。
: S' D" Z' w* Q2 W# h! _   然而,无论怎样恳求,能不能实现就是另一回事了。来梦的命令是闻着脚臭,将袜子的臭味消除。显而易见,只靠鼻子吸入臭气怎麽可能消除她袜子的臭味。必须的方法当然是尽量清洗,尽量不让污渍留下,消除掉她强烈的脚臭。他脑海裏掠过一丝不安。难道,就这样一直被脚臭惩罚,不能回归自由吗——来梦正尽情地玩弄着秋人,全然不知他的不安。
* G  U% q" w# X   「呵呵,好~ 好地闻哦,真是好孩子呢~.喂,不要光顾着一边,这只脚也要闻。」
9 J' ?) T" b( B% J, g3 z   「唿,咕啊啊啊~ !」- h7 g2 N, y6 h7 l# o
   「看招,右、左、右、左、右、左。自己再把脸凑过来点,要用~ 力品味我的臭~ 臭的脚味哦。呵呵~ 」
/ t' o+ M0 @$ w' J   来梦用自己的双脚交替搓揉,享受着秋人的反应。对她而言,每次换脚时秋人的身体痉挛实在是有趣,欲罢不能。而且,多次的换脚的运动使得她提问上升,结果脚上又开始出汗了。这湿气进一步弄湿了袜子,她的袜子就像浸水的毛巾一样湿淋淋的。当然,弄湿袜子的不是别的,正是来梦的脚汗。毫无疑问,臭味又激化了,加倍的纳豆臭,银杏臭,以及其他各种都吸入秋人的鼻子裏。$ x* ~% d3 H# `1 Q
   「好,就这样来光脚弄吧。」
3 K4 c& {1 a7 B) v: z, o   「呣呣啊!」6 _) g( k, n! R1 K# W3 P
   「没关系没关系。因爲真的只是多了那麽一点点臭味,对不对」
: v7 e* d3 J4 g6 k0 Z   来梦满面笑容地一下子脱下袜子扔掉。这一瞬间,房间内原本充满的恶臭又强了一个档次。这原因,当然是她的光脚散发的脚臭。她的脚底全是汗和污垢,就算是美少女的脚也非常吓人。2 \) ]9 J4 R  t) ~7 I
   「好,那麽就赶快……」* b, L  v8 a- G" R
   「不,不要,停下来,求求你停下来……」* I. U* q5 j4 {5 n- s* l3 H
   「才~ 不停下来。看招,啾……」& H" r; e; p, C! x
   来梦毫不犹豫地将光脚丫抵在秋人脸上。这一瞬间——「唔噗呀啊啊啊啊啊!!!!」) o: @; B. d7 D; l& ]3 I
   秋人痛苦地大叫起来。来梦光脚的臭味甚至比那麽臭的袜子还要兇恶。肮髒的污臭卷着狰狞旋窝,从鼻腔进入,彻底地破坏大脑。和袜子的纳豆臭比起来,她的光脚满满的全是汗的酸味。还有醋酸臭味。这是由她的变态性质而孕育出的,恐怕无与伦比的最糟的脚臭。
  Z8 U1 A6 H1 S  @% q+ A5 Z9 n   「挣扎的声音真可爱。呵呵,好了,不要光闻,来好好尝一尝吧。看招!」
1 Y! t! Q5 Y& o3 Z   来梦让秋人闻着右脚,左脚野蛮地塞入秋人口中。& B6 |+ p# X; {4 U
   「ずびゅっむぎゅぅばぁぁああぁ~~~」(翻译给跪了,以后秋人的嗯呀呜的声音全部原文奉上,请各位脑补一下): o2 ^3 N) ^' F3 O" I/ q6 H6 Y
   秋人痛苦地发出连怪声都无法形容的悲鸣。她的脚底的味道太过分了。汗和污垢和唾液混合流入口中,这强烈的臭气连嘴裏都污染了,这味道都超越了恶心这个概念。感觉就像是吞了腐烂的奶酪,秋人强烈地想要呕吐。难受得眼裏流出泪水。他被来梦的脚臭哭了。作爲成年男性是何等的羞耻。
& m. v0 Q0 e' b4 W   「再认真点品尝啊要拼命地爲我的脚口交哦用舌头分开脚趾缝,好好舔干净各个角落的髒东西哦。直到我的脚一尘不染爲止,要一~ 直,一~ 直继续舔哦。」
  S; x/ W  |5 G8 a. b0 V$ Z   「ぶちゅじゅびゅっ、く、ぐびゃあっあぶぶぅああぁ~~~」0 @4 W* @# ~# F& M' M  K
   「也要认真闻另外一只脚的臭味哦。来,给你闻指缝裏的臭味。这边是最香的美味哦。加油除臭吧。」
7 Y+ t1 Z+ A- d) a  i6 l4 h   毫不怜悯秋人的痛苦,来梦继续用脚惩罚。2 H6 l% `- W- @. V1 l) ]' P* L
   对有些变态而言,可能会觉得作爲美少女的来梦的脚责明明是一种奖励,不过实际来感受一下她的脚臭,恐怕幻想就灰飞烟灭了。(翻译中枪)
# H: R7 V) F4 D' L: J   来梦的脚臭强烈到让人连厌恶和失望的感觉都消失,只剩下彻底的恐怖印象。能享受这臭味的人类恐怕除了来梦自己没有第二个了。
+ `7 N8 \8 g- e9 w' ]   来梦就像揉橡皮泥一样用脚踢着秋人的脸。看到被揉得歪七扭八的秋人的脸,她脸颊泛起红色。$ J5 r& l- {/ T7 g: h9 |
   「啊哈!真是帅哥呢。像这样拼命地闻着舔着我的髒髒臭~ 臭的脚。不愧是清洁工先生,见到髒东西就非得弄干净不可呢~ 」
  Q" E  g% z0 l$ S3 o8 {3 Y   「ぶうぐぎゅっぴぎゃぁあぶうあああぁ~~」1 d3 M) x3 ?  P$ ]1 b. o0 z1 h: ?7 W
   「就是这种感觉哦,这次右脚也拜托了。」8 q* E+ E- f, a
   「ぐばぎゃぁぁああぁぁぁ~~~~!!」( K/ N# [: U% M9 o% T
   来梦野蛮地将左脚从秋人嘴裏拔出,塞入右脚。好不容易觉得清理结束了,结果又一次要从头开始。而且,被自己口水弄得黏黏的左脚在蹂躏鼻尖。强烈的脚臭溶在唾液裏,産生了新的恶臭。没什麽比唾液滑熘熘的感触更恶心的了。: k4 \0 r; R/ a! Q9 N
   「じゅびぶちゅんっぐぐぅげぇぇえぇ~~ぐばぁぁ!」9 G" |4 c8 W; c: \+ Z) j, A
   秋人终于开始拼命舔来梦右脚。他全力以赴,希望尽快重获自由。他将散发浓郁臭味的脚汗和污垢舔下,混着唾液咽下去。他被臭得视缐模煳,意识不清。在这无尽地狱裏,本应流完的眼泪又一次溢出。「赶快啥了我吧!」——秋人甚至産生了这种念头。
2 ?# H. i* g4 ]; q( r* T3 @    然后——
; S9 P% Q; Q5 g5 a   「呵呵。辛苦了」* Q- A/ J% m- y: `/ }/ u# q
   来梦说道,终于让秋人从脚责中解脱了。她的双脚涂满秋人的唾液,当然,脚臭根本没有被消除,反而进化成更爲兇恶的臭味,她对此也很满足。) o7 c0 x7 l- F& m' }+ S2 p9 d. `  A
   来梦轻轻地动动脚趾,重新穿上扔掉的袜子。然后,她露出满足的微笑。7 ?; j& K# X- q+ d7 `  }
   秋人虽然无精打采,但心中却因从脚责中解脱而倍感欢喜。忍受了打嗝、舔完了腋下,最后连脚都舔完了。体力已经到达极限了,总觉得应该不会再惩罚了吧。8 t* a( U; x  L8 h5 }: B
   然而,真正的惩罚却刚刚开始。
" m1 z& l& G4 u   「……太轻敌了!看招!」7 K  E8 G4 R) j8 v$ O5 U5 _; ]
   「!」0 \; D8 A$ x2 m2 q4 O8 E8 d, I. h
   一不留神秋人就中了来梦的袭击。
9 J7 D- `0 A' `) p" }4 Q5 F   来梦竟然,将自己的女性器抵上秋人。1 v! s$ [  ^; _2 _
   「うぶ……むぶぅぅうぅうぅぅ~~~」
  U8 ]) b# u' {& r( w2 _" j   「怎麽样我的小?穴。一直闻我的脚和腋的臭味,气氛都变得不正常了。怎麽样恶心的汁液源源不绝吧会让你尽情品尝我的爱液的~.」
5 s/ L& C. Y8 q- M& `   来梦腰部上下运动,用自己阴毛丛生的性器摩擦秋人的脸。她的腰部耸动时传出咕啾咕啾的淫靡音色,爱液渐渐满溢出来。当然,她的女性器大约捂了三个星期,放出强烈的腐臭。滑熘熘的耻垢擦在秋人脸上。秋人的脸更髒了。: D% F8 L+ |* v4 z& S* X5 y
   「嗯,嗯,嗯嗯……讨厌啦,这样,好舒服…………」. S  M! }5 Y" e2 w! J
   「うぶむぅぅあぁぁぁっぐぶっくぅああっ」( C( D9 E9 Z( v" z; T% w- H
   「嗯,嗯唔……」+ H5 f. j# F% z6 i8 ]
   增幅的快感令来梦脸颊通红地耸着腰。伴随着这刺激,来梦的阴蒂大大地勃起,充血变得赤红,仿佛血液即将迸出。她按着秋人的头,更用力地摩擦女性器,露出娇喘,享受快感。完全不顾秋人脸上涂满了污垢。% u: @: l+ w  N
   秋人呻吟着,拼命忍受着女性器惩罚。不,是不得不忍受。来梦的爱液流向口鼻,与腋臭脚臭又不一样的一种臭味刺激着大脑。完全没有因美少女性器而兴奋的馀地,这恶臭已经让秋人绝望得失去了性的兴奋感。
' b5 \! h: |5 M) l$ V! s   「哈啊、哈啊、嗯啊、小,小穴。好舒服,嗯……」3 j- ?8 h7 |) V/ g1 Q9 [  l
   「ぐびゅるっぐぷぅああぁぁあ!!」
* c  }9 Z; ?6 Z; w1 @' G% S* x# G& E   「嗯、嗯唔,哈啊,哈啊,啊,不,不行了呃呃!!!!」5 _4 `9 Q; R8 Q4 K" z0 J, P' A
   来梦的女性器开始跳动痉挛。这一瞬间——7 b3 b+ D! f5 S6 ?* f
   (xiu……)8 E( D* ^8 L) B  m# c
   来梦居然,性器抵在秋人脸上就直接开始尿尿了。淡黄色的液体发出浓郁气味洒在秋人脸上。势头非同一般。瞬间他就被来梦的尿呛到,淹没在来梦满溢出的尿裏。
* c( B7 m+ M/ l4 Q$ l( t   「啊,啊哈啊,不好意思。实在,太舒服了,不小心漏了尿出来呢。」& v; I4 a* j7 N+ q
   「ぶぎゅう、ぐばぁっ。あぶばぁぁあああ!」1 s9 i8 u$ Q1 [8 R/ H; I: T" C
   「嗯哼,呵呵。」; V3 w& ~* f+ E; w+ f, T
   还在滴着尿的来梦依然依然不停止对秋人的女性器惩罚,用性器摩擦秋人的口鼻,涂上髒兮兮的尿液。溢出的鸟不仅沾污他的连,还弄髒了他的身体,甚至地闆上流开来,然而来梦的尿还没停下。$ N; @' l- }  \. N" x" @% ]1 m$ v
   尿责对秋人的痛苦非比寻常。不仅鼻腔充满尿液的强烈恶臭。不断进入口中的尿液的恶心气味更令他苦不堪言。非但没能呕吐。秋人又喝了来梦排出的许多尿液。当然最糟的是尿液穿过喉咙,嘴裏全是尿味。
1 o1 s# \' N' i' Z# f   (xiu……刷拉拉……), ]8 O/ `+ X9 }9 v) Q5 }
   「啊啊,讨厌啦……嘘嘘停不下来……哈啊……哈啊」1 A# K- G4 q3 V' ^% Y
   「うぶっぐべぇぇぇあああぁぁ~~!!」
+ z/ ^6 ~& G) w/ x2 @   「好舒服……尿尿射你一脸太爽啦……嘻嘻、」  `& ^& Q4 s4 L2 r
   恍惚着在秋人身上尿尿的来梦,她原来高冷的美少女形象已经荡然无存。她正粗暴地震动腰部,本能地排洩着,都已经尿了几十秒了,然而来梦的排尿势头依然不减,简直像瀑布一样污染着秋人的身体。房间地闆上污水渐渐散开。, l9 ]# W  _2 ?; e* M4 x
   (噗咻……刷拉拉……)
3 c7 L( u$ F  _: a2 T; d+ V6 B   剩馀的尿滴全部出来干净了。来梦漫长的撒尿终于结束。她用秋人的脸清洁自己的性器,就像用厕纸擦拭尿渍一样。
0 L/ P6 j+ c; E( o   不过,用原本就沾满尿的秋人的脸来擦拭根本没有意义。只不过令秋人更难受而已。
9 ~% D: M4 ]9 h$ M4 f   「啊,哈啊~ 真舒服。清洁工先生,你还好吧」
! Z/ `7 [' ^% ]7 _. z6 a2 F   来梦看着秋人的脸,语气中毫无关心。秋人处于神志不清的状态。憋住了打嗝惩罚,承受了腋臭惩罚,尝过了脚臭惩罚,品味了女性器惩罚,还被尿液惩罚弄了一身,加起来着实惊人。他一副世界末日的表情,身体不断痉挛着。仿佛已经完全失去了生气。
! R" k9 r$ s! p   然而,来梦还不打算就这麽中止惩罚。因爲,她还有最后的压轴大戏。7 K" J" T# l  X3 S- v
   来梦望着无意识地流着口水濒死的秋人。, ~1 W; |2 X% W' j* q9 [  _/ w$ d
   「呵呵,好可怜~ 都被我弄成这副样子。不过好~ 臭哦,全身散发出来的臭味跟垃圾堆一样,鼻子都熏歪了……」

TOP

发新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