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话题
打印

乱伦母子

乱伦母子

秋天的风总让人感到一丝伤痛,一棵枯木下站着一位脸庞丑恶的少年。" O; P4 h- M, w' ]- }; E5 `
  “阿生回家吧!”: n9 `+ @+ x8 s- N
  阿生回过头去,看着长发飘逸的妇人。这妇人不是别人,正是阿生的母亲,名叫 秋玲,今年四十岁。但岁月没在她的脸上留下一点痕迹,白玉般的皮肤与乌溜溜的大 眼,胸部大如西瓜,再加上修长的腿,整体来说真是位美人儿。1 @0 k, ~: G+ x' V5 ^! X" S6 @
  阿生今年十六岁,但满脸肉瘤结在一起,鼻口不分,眼睛不仔细看是看不出来, 因眼周围都被眼皮给遮住了。
* M( _& D& [' h% y% p8 j  “阿生回家吧!天已黑了!”
* e# G: _5 A9 J  n# V  秋玲轻声的唤着自己心爱的儿子,但可听的出声音夹带着许多无奈与悲哀。
5 s4 {- h( q  G$ j; k& ^/ `5 q  “妈,为什么!!老天要如此对待我们家。十五年前那场大火,夺走了我们整个 家族,剩下活的也只有我和你了。妈 这几年我活的好痛苦哦!我真的不想再这样 活了。我的脸、我的身体,都已被这无情的大火烧成不像人样,每个人见了我就像见 到鬼似的。”% G) x5 u( J0 a& p- U- s, m/ |/ H- u1 c
  秋玲听了这番话更加的心痛。要不是那场大火,自己的儿子可能是天下少女倾心 爱慕的对像。可能现在与死去的先生正高高兴兴为阿生讨论将来儿媳妇的条件。上天 啊!!你又为何要如此的对待我们母子,我真希望那场火烧伤的是我,而不是我心爱 的儿子呀!
; @: J5 v9 e) q, v1 l1 W- P0 Y# A" H3 W  秋玲强忍着内心的生痛,对着阿生说∶% Y) d; y% x: x6 \
  “儿子,别想太多了,你能活下来,妈已经很满足了。妈活到现在也只为着你, 林家的95火全系于你身上啊!不要让我无脸去见你死去的爹啊!儿子,你要坚强的活 下去,为了我们林家,也为了我,妈不能失去你,没有你,妈活不下去了。你不要太 在意外表,你的内在美比你的外在好的太多太多,一定会有欣赏你的女人儿。”
! x$ o" ]4 I2 l) m3 E( H  “妈,你不要在自欺欺人了,这几年还没教训的够吗?哪有女人会喜欢我这张鬼 脸。娶妻生子我看这辈子别想了,还是让我早早离开这伤痛的人间吧!”
& Z; m9 X: A; m  “阿生,你千万不要轻生啊!就算不为妈想,也要为你们林家想想。天已黑了, 我们回家吧!不要再想了。”! z' I# k- a' S1 [# ?3 G
  这可怜的母子并肩而行,正好一位农夫与他们对照而来,农夫用异样的眼光看着 他们母子。阿生早已习惯常人如此看他,也不以为异。他们擦肩儿过,只听身后农人 轻叹∶% w  Q# Q# o' f2 W, h; x( l) D
  “仙女与恶鬼同行,真是奇也。”
  d( N5 i5 N* i" k  秋玲母子不加理会,加快脚步往回家的方向走去。3 O7 ~+ {' a! C" ]
  走入一片林里,秋玲望着心爱儿子,在儿子的脸上可以看到他那悲伤的眼眸。对 着儿子轻声说∶
- m- z" [- P; n* z& f3 I' D8 X  “阿生,你不要太在意别人如何看咱们,你一定要坚强喔!”8 t$ V- Z7 I8 l% I
  阿生听了母亲这番话,内心突然一阵心痛,心想母亲比我更痛苦,她失去了丈夫 ,守寡十五年,儿子又被火烧伤成不成人样。在他有记忆以来,常常夜里听到母亲在 房内偷哭。我应该坚强点,不该再让她受苦,我已经长大了,不该再让母亲挂心。顿 时收起悲伤也燃起男性的气魄。
! C2 R* u! ^2 _  “妈,你放心吧!我已经长大了,已不是从前爱哭的小阿生。”
- F0 U# l" j+ V: S/ D) B' N  秋玲听了儿子这番话,感动的差点哭泣。想想十五年的苦熬,儿子真的长大了。 笑着对儿子说∶
2 Q1 [3 O, u/ G* k  “别说你长大,你永远是妈心目中的小阿生,妈的小心肝呢!”5 u1 v+ @9 j' b& C2 n' k
  秋天夜总是让人可怕,他们母子正好走进阴暗的林里,四周暗的无法看到回途路 线。再加上秋风乌嗡的吹着,秋玲有点胆怯,不由自主的抱着儿子。9 }$ w$ v3 e: k7 `7 u
  “阿生,好暗哦!我们好像迷路了耶!”
; h3 Z2 g# W/ s* @( c5 ]( ?0 k$ ]8 P  煞时像个少女怕黑的模样。阿生左手搂抱着母亲说∶2 ~5 P5 w5 B8 K* W
  “妈,不要怕,只是天黑看不着路罢了。我们慢慢摸黑回家吧。”
- H$ y6 q: Y8 v7 D' j: q  阿生笑着看着母亲,心想∶“还说我没长大,我看现在还敢说我是小阿生吗!”
' m+ L4 K4 J) k& W6 c  秋玲这时真的知道儿子已经长大。没想到今天因怕黑,依偎在儿子的身边。母子 俩放慢脚步,慢慢的往回家的路上,正巧夜鸟飞过,秋玲吓的抱的更紧,她那大胸脯 正好压着儿子的身上,好似快被挤出来似的。3 `9 P  L" Z( H( W! P7 E2 `
  阿生正是冲动的年少时期,从没有过与女人身体接触过,顿时有股莫名的冲动, 下面的阴茎突然胀了起来,虽隔着一件单薄衣服,也能感觉到母亲傥软的胸脯,内心 有一股想性交的冲动。性欲冲淡了他的道德观,他曾经偷看过母亲洗澡,母亲那硕大 的乳房、粉红的乳头,再加上那身材匀称白玉般的皮肤,他永远都不会忘记。曾多次 幻想与母亲性交,不知有多少次手淫把精子射在母亲的内裤上。
7 X- {2 W# w% j$ A" X0 d  把母亲搂的更紧,为的只想把身体更贴紧母亲的胸脯,他们母子俩好像黏贴在一 块。阿生已经不能再忍受了,他好想现在将火热的阴茎插进母亲的阴道。他曾看过母 亲夜里在房间自慰,也看过母亲粉红的阴唇,她知道母亲守寡十五年从没性交过,常 在夜里满足自己的需要。母亲需要男人没人比他更清楚,就连秋玲也没有比他清楚。+ S: {+ P# Q) t+ \( U  }
  心已定,何不现在强暴自己的母亲,或许她会在我身上得到满足!阿生打了定主 意,决定对自己的母亲下手。他暗恋母亲已有多年,只是苦无机会行动,今天正是好 时机。
: T2 H% D' x: z0 u  这时秋玲也感到儿子真的长大,在他身上可以感觉到男人的气息。十五年来从没 再让人抱过,压抑十五年的性欲由燃而生,下体不知早已流出淫水,几乎吧内裤给弄 湿。身体也不知觉的火热起来,原本白哲的脸突然红了起来,双手不由自主的抱的儿 子更紧,她已迷失在男女情欲上。忽然道德感使她惊醒过来,不!他是我儿子,怎 会有这种念头呢!
0 n* U! M9 n3 m9 X$ g$ e  阿生看着红着脸的母亲,那火红的双唇是那样的诱人,差点要亲了过去。% ]5 O5 S, L3 _9 k
  “妈,你脸为什么红了呢!”阿生轻声的说。; {6 f& M* ?5 X) }+ P% r
  “阿生,没有啊!可能是害怕吧。”
6 U* `. F2 W" D) u; I4 k/ }  “妈害怕什么啊?有我在,你不用怕,我可是鬼看了都怕的人喔!”阿生开玩笑 的说着,“妈,如果我这辈子都娶不到老婆,你就别怪我断了林家的95火。”
0 N+ d% e% t8 ]$ \9 s  母亲突然伤感起来。这不是没可能,而且非常有可能。2 d8 P5 h3 j" }. g9 v( n5 n) d
  “阿生你别胡说,这可不是开玩笑的,妈担不起这责任。”7 L( Y5 h5 t  W2 y  }% H" }
  “妈,如果真的是这样,我倒有一个方法可解决。”: D$ C, q. v& E9 l& e
  “阿生,什么方法,快说给妈听听。”; m& n* b3 r! N
  “待会你就知道了。不过,你千万不可怪我,不可反对喔!”( ~- O8 W9 S/ U8 Y$ C8 ~2 j
  “什么方法啊?”
' e1 Y' ~% @- H0 `4 X# M  “妈,你先答应我。”
/ f1 N' t7 {( f: |$ |  “好!我答应你。”
! z. r; i2 }. t+ L6 C" u7 D! F  正好他们母子俩走出了林子,月光也正好照映着回家的路。0 S* X! f9 n  u4 S9 s
  “妈,回家我再告诉你。”
/ c# F% g* C' `$ b! ?  秋玲满肚子狐疑,慢慢走着回家。0 H, o) F! f5 K8 l) T
  母子俩回了家后,简单的用完晚餐。* I8 W0 I$ Z+ t- u+ D( J
  “妈,我去洗澡了,晚点我再告诉你我的方法。”
$ ?( b3 `! j' N) m5 q: f  秋玲“哦”的一声表示!& g  {1 q& w3 `5 j+ b
  秋玲洗好澡,穿着透明的睡衣在梳妆抬前擦着保养液,心想着儿子刚说的方法, 房门正好响起。
% G  Q( Q4 Y; S  “阿生进来吧!”4 `" d$ f# ^1 p+ O* z
  阿生看到母亲透明的睡衣,可以看到黑色的胸罩与蕾丝的内裤。走到母亲的床边 坐了起来,两眼看着大如西瓜的胸脯,修长的腿,肥大的屁股,使他阴茎立即硬了起 来。母亲这时才忘了身上穿着透明的睡衣。
: u- X( ?7 {( e' B. x0 \  “阿生,你先出去一下,我换好衣服再进来。”
7 n) F( l* M5 Y7 l  “妈,没关系,我又不是没看过,说不定待会就不用换了,我说完就走,不要费 时。”
: i3 v# f" C, H" V# ?  母亲心想∶也对。坐在床上与儿子旁。8 P  h  g1 v! J
  “阿生,说,什么方法?”
% L; p' I5 T6 `' O  “妈,不是用说的,我用做的,你就会明白。”
& s3 V! y) H/ F6 k; H  这时秋玲感到儿子变了另一个人似的,不像以前的阿生,使她有种说不出的感觉 .阿生看着母亲獃望着他,突然抱着母亲强压母亲。
# ]2 M1 c+ W8 g  “儿子你这是干什么啊!你怎 可以如此的无理。”9 S9 E9 k6 b7 I' x' U
  秋玲挣扎不让儿子脱去睡衣,但已经太慢了。这时身体感到一丝冷意,知道睡衣 已被儿子脱去,手抱着胸脯不让儿子脱去胸罩。阿生像疯狂的野兽,不停的撕破母亲 的胸罩,看到硕大的乳房使他更加疯狂,伸出双手把母亲的手拉开,顿时看到那粉红 色的乳头,不由自主的像小孩吸奶一样吸着母亲的乳房。母亲因挣扎乳房不停的晃动 ,不时还打在脸上。
. w1 ?& K4 B/ M5 X8 U  “儿子快停啊,你疯了啊 我是 ”
3 e$ p1 h$ a: _1 @6 J8 Y9 G, f9 D8 W" B  正要说时,感觉儿子轻咬着自己的乳头。啊 十五年了 整整十五年没这种 感觉,自己好像被电一般,一股舒服的电流流向她的脑海 脑筋一片空白,身子不 由自主的向后仰成一弓字形。
# ~; k/ i' N  Y$ D$ F  “ 啊 儿子快停,你不可以这样 这是乱伦。”1 W, G. |7 @6 |, d/ ?
  秋玲被儿子吸食乳头,燃起多年压抑的性欲,但理智告诉自己不可以铸错,在理 智与性欲中做最后的挣扎。阿生看到母亲双手不再挣扎,两手搓揉母亲的乳房,嘴巴 不停吸着乳头,有时轻咬,每咬一下,可听到母亲轻声的“哼”一下: I5 ?# C* |( L, a
  “ 儿子 不 可以 我们不能这样 ”; |: q$ C% T' ~$ @, u4 |& Y0 j5 Y
  “妈,你要林家绝后吗?”
  `# |$ Y7 P+ ?  “ 啊 这就是你说的方法吗?”
& n+ V! {) M' n0 r5 J& Q  秋玲已经知道没退路可选,想到自己的悲哀儿子的烧伤,也只能怪老天弄人。为 了儿子,为了林家的95火,她再次为林家担起传95火的责任。% m, C5 C* R4 J6 P
  阿生边吻边说∶“妈,我们一起为林家传95火吧!”
8 d! t0 F4 R+ X, U- |  阿生慢慢由胸部吻到颈子,再轻吻着母亲的耳朵,不时还在耳边吹气,好刺激母 亲的性欲。秋玲这时听了儿子这番话,已屈服儿子,接下来只想更快得到十五年来舒 解。
! k! n! a$ x7 T& V2 _2 p: ?4 K- e  “好吧!!儿子,妈给你,这样也可让你们林家有后。”
8 L% O* n- t9 D( ]6 F. p* N; j  阿生听了更加兴奋,本以为用强的,现在可以大大方方与母亲做爱。阿生飞快的 把身上的衣裤脱去,阴茎不时的跳了出来。秋玲看到儿子的肉棒跟人不同,且又长的 吓人,大就不用说了。阿生因被火烧伤,阴茎也被烧成不成人样,龟头长的像小释迦 ,一粒粒的小肉瘤长满整个龟头。阴茎更是夸张,不但肉瘤长满,而且还是螺旋状的 直升。阿生看着母亲獃望着自己的肉棒,知道母亲被自己丑陋的肉棒给吓阻了。秋玲 失声的“啊”了一声。
2 m5 u# L( H; d  “ 这 这 会插死人的 ”) h" D% C1 y8 c7 I
  阿生已经欲火难忍,压在自己母亲的身上,不停的狂吻。母子俩相拥在一起,母 亲主动吻着儿子,不时还把舌头身进儿子的嘴巴。秋玲也陷入疯狂的境界,淫水湿透 了整件内裤。
3 O6 H9 U; N5 L- S3 k  X5 A0 v7 N  “妈,我好爱你,今天后你就是我的妻子了。”
  \, m* `4 ?: a' n! Z  阿生慢慢的往下吻去,脱去母亲湿透的内裤,将母亲的双腿打开。
3 t. v1 G- w. i4 Z( z& W  “妈,我要吻你的阴唇。”
. }; Y/ |; q1 W  秋玲“嗯”了一声表示说好。阿生舔着母亲的阴唇。母亲阴道内不时流出水了, 把阿生的脸都给弄湿。还不时将舌头伸到阴道里。
3 n- s; W1 u0 K7 d; ]: `  “ 嗯 儿子 妈好舒服哦 喔 嗯 ”
5 |$ K& k! {, W: J6 i0 K  听到母亲的呻吟,阿生更加的卖力,想让母亲更舒服,舌头还不时在阴核与阴唇 间来回。
& W, H1 R. f8 W: J7 r  “嗯 好儿子 快 妈不 行了 啊 ”
/ C# q/ w1 m0 b! e. x% P$ Y" q  秋玲抓住儿子的头,不停的把儿子的头向自己的下体压,屁股也不停的扭转,好 让儿子更深入。+ o9 F6 e" k- j( g. S1 T- r: J: z
  “嗯 嗯 我 的好 儿 子 妈 不行了 ”
1 T. }9 K4 s5 g/ N* \  一股电流从下体传到大脑,弓起了身。
! _+ A" C4 J. h7 s/ z; v  “ 啊 来 了 ”
  Q! Y$ K& y0 D5 I  十五年来第一次的高潮,竟在儿子舌头下得到。阿生感到一股热水往自己的脸上 喷射出,整脸都是母亲的淫水,好像在洗脸,知道母亲已经得到了高潮。看着母亲满 足呻吟,内心说不出有多快乐。
- F2 G# ?5 ]7 \7 c3 P- U! w  “阿生,来,换妈帮你服务”4 a9 g, [8 B  E$ e: u
  阿生躺平在床上,看到母亲赤裸着身子,肉棒早已快胀破了。母亲握住儿子粗长 的肉棒,上下套弄。因儿子的龟头太大,嘴巴无法吞食,只好在肉棒边缘亲吻。9 v, ^2 c# \( h0 \6 ~* y; U: H
  “ 嗯 儿子 你的好大 嗯 妈这次可能没命 ”* p* }7 Y: {9 W& y' \0 u7 X) s
  “妈,别说,我会让你得到别人没有的快感。”& {3 t* _! J/ Z& O" h/ m- S
  妈妈不停的套弄,吃了将近一小时,还没让儿子射精,这使她非常惊讶。阿生因 被火烧伤表皮,没像正常来的敏感。阿生再也忍不住,把母亲翻过来,压在母亲的身 上,把母亲的双腿打开,肉棒不停的在母亲的阴唇来回搓揉。因第一次插穴,找不到 母亲的阴道口,抱着母亲心急的叫着∶! D3 d/ z3 n- _" ]( l1 C. G
  “妈 我找不到。”. q: z; @  T3 ]/ ]
  秋玲知道儿子插穴门外汉,自己也被儿子搓揉的难已在压抑,下体也淫痒难忍, 肉棒在母亲的阴唇不停的来回,淫水也不停的流出。短短几分钟,淫水沾湿了阿生整 个肉棒,连母亲的阴毛也湿,母亲的下体更加的湿滑。! `0 v& r. X* `0 k
  “我的小阿生,你把妈磨的快受不了。”
4 B9 l! i: ?* S' c2 X7 e" c, m7 |& m  “妈,我真的找不到入口,帮我好不好?”
$ E( z9 Z  n) O5 V6 A! d  “儿子,现在还不行,你快起来,我们到祖先牌位前先拜一下,希望林家列祖列 宗能保佑妈这次得子,好让林家有后。”, E, ]7 W# H+ _& Y, K) {
  “好吧!妈,我们可要赤裸着身去哦!”
2 {% l  v  S! G9 t4 b  “这样不可以,这太污辱林家祖先了。”1 j' d4 ]' G: q% G2 I/ Q7 h+ {
  “妈,祖先不会怪我们,我要让我的祖先看我完成继承95火。”
7 b9 G* l: p. T: }, r# F  母子俩赤裸的身跪拜林家祖先。秋玲看着祖先牌位。
$ Q' @6 o4 E. w% `( y  Y  “林家列祖列宗,我本着为林家95火,甘冒乱伦大忌,只为使林家有后,盼能得 子,好让林家承95火,请保佑我们母子顺利,我已年四十,本不易怀孕,再说,乱伦 结晶恐有缺陷,希望能让孩子健康平安。”+ ^0 o" X4 m+ ~, C6 V1 d7 T
  拜完后,秋玲向儿子说∶“我们回房吧。”: M' c$ W  C. g* Y8 [7 F, f
  “妈,不用了,我们在这做,我要让祖先看看我们是如何为林家牺牲,这样可以 ”
7 v1 Y. v& S, j6 D  话还没说完,阿生就像饿狼似的扑倒过来。母亲打开双腿,阿生抱着心爱的母亲 ,母子俩又再次的紧贴在一起。阿生吻着母亲舌头,不时与母亲的舌头交织。秋玲双 手抱着儿子的屁股,双腿也夹在儿子的腰上。这时母亲的两片粉红的阴唇正好大开, 可看出阴道口的淫水还不停向外流出,从下体流到地板。儿子终于找到入口,龟头慢 慢的从母亲的裂缝推进。. u- v8 t3 J. D% l$ n, i' f/ }& M
  “妈,我要进入了。”# {" y) F4 t) ?+ y5 z4 {
  “ 嗯 我的好儿子。”& r  Z' b) T/ n9 u
  当龟头插进去时,母亲痛苦的大叫∶“好痛!慢一点。”
1 k! t& o' c: ^% l( @4 |; `( E  ]  妈妈的阴道口撕裂了,还有一丝的血随水流出。阿生感到龟头被紧咬着有点痛, 但包的好不舒服,他已不顾母亲的喊叫,屁股一沉,整支肉棒没入母亲的体内。秋玲 痛的几乎晕倒,儿子一顶就顶到子宫里,整个子宫都含住儿子的龟头。4 F1 k( \: p6 g
  “天啊 我痛 快,儿子你会要我命!”
: k0 S, e; V5 F6 H+ N8 ?  阿生感到被电般,但这舒服真难以形容,不管母亲的痛,加快抽插速度,每深入 一次,母亲就大叫一声。因自己的肉棒与常人不同,抽出时螺旋的肉棒还带出不少水 .抽插几次后,母亲的疼痛不见,带来一阵阵的快感。秋玲知道这怪肉棒上的肉瘤接 触自己的阴道,总说不出的舒服,她知道没人能感受这总快感。再加上乱伦的心理, 使她更为兴奋。阿生感到母亲的阴道紧的有如处女,母亲十五年没性交过,阴道难免 恢复处女般的紧。/ k# A  q! n8 ]1 _4 S1 Q
  “妈,你的阴到好紧哦,干的我好舒服,我以后每天都要干你的穴。”; t2 p6 M& R( d! Z
  “啊 我的大肉棒儿子 喔 喔 妈要来了 你每顶一次都顶到我的 子宫 嗯 ”& f' \, p' K6 |8 H- g
  阿生听了更加用力。! T9 A% M$ N8 {% t6 U: @/ ~6 Q
  “啊 儿子 妈要去了 啊 ”5 b1 V2 v# M+ K% h: `* {
  阿生感到龟头被母亲的阴精一烫,知道母亲已经高潮了。母亲颤抖身体向后仰, 正好乳房对准儿子的嘴,阿生一口含着母亲的大乳。母亲高潮后,无力的把双腿大开 在地上,淫水不停的向外,滴到地板上。阿生把母亲的双腿抬到肩上,腰一挺,肉棒 又插了进去。
0 j. }8 s8 Q/ K  “啊 儿子 顶穿 妈的子宫被你的肉棒顶穿了!”
3 r0 }9 Y' ^! Q) t" a  秋玲像是被折似的,脚被倒过来,正好碰到地上。儿子的肉棒不停的进出。阿生 看着母亲的阴道随着肉棒进出好像被吸出来又挤回去,淫水不停的流出。# I  `7 k: l, t+ ?; }
  “啊 儿 子 妈好舒服 妈天天要你干妈 喔 ”
/ ~9 B" H2 h% P9 j  一阵阵的快感激荡着脑海,整间房里只听到秋玲的狂叫。阿生干着母亲,也跟着 狂叫∶" r; }2 U2 V  |  V
  “ 妈 的好穴,妈妈 儿子 干的好舒服哦!”
$ ]2 k; n2 O: Y. n$ p  母亲又一次的高潮。儿子干了两个小时还没射精,这可让秋玲急死,心想∶再下 去,我可真的要被儿子干死。) A, K6 V; R5 `: a1 V+ m3 G$ I* q
  阿生把母亲抱起来,边走边插。. [' B3 q8 w# A; ^; S
  “啊 嗯 儿 子 你要带 我到哪 啊?”
- L0 O7 c& o! b" T  “卜滋、卜滋 ”,母子俩都已满身是汗,阿生把母亲放到供桌上,拉开母亲 的腿,肉棒又再次进入母亲的体内。秋玲好像供桌上的纪品,母子俩就在供桌上干了 起来。阿生边干边看着祖先牌位。
! o2 x& R; B) U  “我们林家有后了!哈~~~~哈!!”母亲因过于兴奋不停的高潮,兴奋的哭 泣。2 {* _' Y& }- S, d) P
  “呜 嗯 好儿子 妈妈 从没这样 啊 我快不行了!”) l: R# w) x- k+ L8 o/ k& S
  阴道异常的收缩,母亲的阴道夹的阿生好不舒服,子宫紧咬着儿子的龟头不放, 使阿生拨不出来。母亲身体一紧,好像抽筋一样。' U  I0 _+ M) I4 W: E9 }9 j3 d2 i5 ^
  “ 啊 我要死了 ”
% y4 J: G, ]! I% N! E2 x  最后的阴精射了出去,阿生被感到龟头一烫,脑筋一片空白,下体一股热精直射 进母亲的子宫。
" z+ A" P4 j. v; {0 z$ w  “ 妈 ”一声大叫,昏了过去。7 d9 Z" ]6 g1 \+ V  ~& B
  秋玲感到子宫一烫,烫的也昏了过去。阿生躺在母亲的身上,母子俩就在供桌上 赤裸着昏迷不醒。
2 _  \8 C3 c5 v* S: C  秋玲不知自己的体内已有了变化,儿子的精子不停在寻找母亲的卵子,上亿的儿 子子孙终于找到,争先恐后的与母亲的卵子结合。
- Q7 n* Z$ T& j& q) }  当阿生醒来看着母亲还昏迷,拨出肉棒。母亲则是两腿大开,阴道流出自己的精 液,白色的精液从阴道口流下,再流到供桌上。抱起心爱的母亲走到自己的房间,又 再次的奸淫自己的母亲。
+ P0 g8 @' M( a: T5 }7 p  母子俩而后天天做爱,他们从此在也不能分开。& w8 e$ V/ c/ L0 J2 a% Y' k
  十个月后,不但生出三胞胎,而且孩子都健康聪明。' g" m: R& h, V3 Z: Y6 U
  短短四年,这对乱伦母子,共生了六子。! T/ _) I, p- [. A# A2 ]
  (完)

TOP

发新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