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话题
打印

意外的好运连连

意外的好运连连

  张克城今天一早就回到公司,为了准备早上跟美国着名公司,摩托罗拉,开的会议。张克城为了这次会议花了六个月的心血,从事前的准备到当中跟摩托罗拉讨价还价,张克城都是一手包办。如果可以为公司跟摩托罗拉签下这合约,张克城一定可以连升三级,加官晋爵,成为公司的红人。本来以张克城的资历还不能让公司如此看重。但公司一开始认定这合约是不可能夺得的要因为对手实在太强劲,智全只不过是一个小小的新兴资讯公司。公司认为如摩托罗拉此等一等一国际公司,不可能看得上智全。叫张克城去试试看只为了打打知名度,聊解一下国际大公司的运作,以为日後的发展铺路。
  D) x, m2 \; C0 E) B8 A1 H# j& V( h  X7 B% g& _# J
  无奈遇到金融风暴,智全平常依赖的客源倒的倒,散的散。眼看明年的预算将会很难看,突然看到张克城过关斩将,从当初的初选,到复选,到被摩托罗拉例为 谈对象,原本想只要随随便便做完初选就算了,连初选都没想到要过。现在却看见其他庞大对手如IBM、CISCO、NETSCAPE等纷纷中箭榜,只剩智全和SUN升阳在拼。这可是智全首脑想都没想过的事,於是马上派公司大半精英供张克城差遗。9 H0 x+ A7 D( r& n6 r
% x0 v+ D5 Z# N+ f" x  S
  今天摩托罗从香港总部派出代表团来听取智全的计划书,他们的意见几乎可以说有决定性的份量。# g8 b0 Q6 F; m& i& C

2 a& N% ?; Y( i( _0 J8 m  趁还有时间,张克城不忘幻想一下万一拿到了这合约,奖金可多得惊人。可以带老婆去欧洲,回来後要买房子,换部双B的车子。剩下的拿去夜总会找个漂亮小姐开心一下。等一下,听说对面香港有家夜总会叫大富豪,里面有上千个小姐,去的人他们会把你当皇帝侍候。好,一定要去大富豪,一千个小姐给你挑,真是做皇帝也差不多如此爽而已。真是妈的陈水X,为何台北不能有大富豪这样的地方。
. c+ J( V! a. R. p$ w* L4 I. T8 d& n9 T
  说不定经此一役後,智全声名大声燥还可以上柜。到时候张克城就是上市公司的股东之一,除了可以分到不少股票之外,更是位高权重。如果是这样张克城想要换个秘书,现在这个是上任留下的,以经快四十岁了。要换个才刚刚大学毕业,有萧蔷一般身材和容貌的。上班是秘书,下班变情妇,不错,不错。张克城越想越开心,实在不能想信自己今年的运气这麽好。
" T0 ^4 H( e4 o0 ~5 C' q
" X: F. \& P6 c8 W# K. X" G7 ~3 s/ i  电话声的响起把张克城带回到现实中,是总经理打来的∶“克城,摩托罗拉代表团已经在我办公室了,你先过来一下,让我为你介绍。”
# ?' D9 G1 e' O  P/ V" k( r
" R5 m1 q) J- |) b2 t0 D3 H  张克城手心开始紧张得冒汗,心里固固声的跳,想到他半年的心血,下辈子的梦想,将会决定在当下要见的几个人手中,再阵定的人也会变很脆弱。这香港代表团的人张克城没见过,过去张克城只是跟摩托罗拉在美国总部的人打交道,他甚至连代表团有几个人都不知道。到了这阶段,如果拿不到合约,以前所附出将会是白费,一切希望和幻想都只是泡影,遍遍对手升阳又是可怕的对手。
5 b% {5 M( F2 G& `( }* z2 J7 k0 b3 U! h+ d
  张克城一步一惊心的走到总经理室。只见诺大的总经理室坐了三个穿黑色西装的男子,他们见张克城便自动起来介绍自己,一个叫Teddy陈,另一个叫Peter吴,最後一个叫C。K。温。三个都年约四、五十岁,一看便知是平日趾高气扬惯的人物。& c* |, E1 n. H6 \/ |" ~# d
+ e9 s/ s7 c- e9 r
  张克城跟他们三个寒喧了一下,又用他临急学来的广东话套一下交情。. o! {/ U0 J4 T) M1 F8 a
: D4 s8 M; w- t+ _* N6 `: t# N
  Teddy陈说∶“张先生,我们的主席已经先到会议室准备,待会去到我们再为你引见。”& V9 I4 s: G/ o7 Q

/ B6 c# O5 P- Z$ Z% F7 @  “甚麽?”张克城心想∶“他们这三个人以经这样难缠了,主席更不知会是怎麽的人物?”3 N. ^) a. ^( S! }. r3 K# S

. }3 w0 K4 o: H+ c3 _. m  来到会议室,张克城看到一个年约三十的女人正在背对着他们向窗外看。那女人穿一套深蓝色连身裙套装。裙子只遮掩了她的大腿,露出的小腿昌莹剔透。
. z( I% N  Z5 P! O9 P1 \' F
, j- j7 E5 R4 ~% O% ^4 @! N) ~  H  能拥有这双美腿的纵然非天姿国色,也不会差到那里去。张克城有半份愣然,想不到他们三个的主席竟然是个女的,年纪也比他们小很多。  M5 y: `) G( g# y) w/ F
. e# S5 L" K* [/ b! h; U
  当那位小姐转身过来,张克城一看到她的容颜更是整个真的愣着了。
1 C' h# T! W: X* X; m4 P( O8 ~+ S# b/ H  y. U+ r0 T
  **********************************************************************十年前的一个晚上,明天张克城就要被派去外岛两年多,今晚他把王爱丝带来这家汽车旅馆,因为王爱丝答应了要在他离开前给他。第一次在错打错着,笨手笨脚着中渡过,没几下张克城就夺取了爱丝宝贵的第一次Teddy陈说∶“我来介绍这位是我们的主席ElliesWang小姐,这位是张克城
8 u  P. C1 [+ O7 _1 Y/ C" J. B  H- H: Q; J# H! _7 ?
  先生,智全的代表。”
: u' J* Y4 a' J! I* S8 o" E
. M  O# @7 C. o6 h/ n5 j  Ellies
: K- [) C9 a  p7 K! h) |7 a
" G0 Y# M* U, Q0 @) t  Wang一脸惊讶的表情,但一闪即逝,说∶“你好,张克城先生。”1 T$ o+ y; I' L2 r# _* p' h; w

0 k' L: O+ D/ _1 q# l; l  张克城说∶“你好,欢迎到智全,王爱丝小姐。”
0 k) w9 o- J6 P0 L, Z, T0 t
% z: X+ w& R& [0 y, V: r- s% @5 l  Ellies0 y: z/ J+ v6 y' K9 n7 S3 [
# x9 N% \! x! `5 N
  Wang还没回答,Peter吴就说∶“张先生,你怎麽知道王小姐的中文名字的?”
8 f0 ^' p2 w8 P. _  p1 v3 A/ X0 Q! Y
  张克城说∶“嗯,我只是猜测而已,Ellies跟爱丝的音很像。”8 u4 x' [4 w  r/ L; N& G8 Z
  R% o- k% }6 y7 c& i# Z& ^
  随後王爱丝便上台介绍这次合约的评选标准和项目。这些东西张克城已是耳熟能详,所以他只是不停的打量没见四、五年的王爱丝。没想到当年羞涩的小女孩,今天己长大了。在台上能言善道,把Teddy陈三个连张克城都认为是难缠的家伙挥来喝去。张克城还留意王爱丝的腿,当年每当放假从外岛回来,张克城几乎每个夜晚都在王爱丝的双腿中渡过。但当年略带肥胖的一双腿今天已是修长匀细,恰到好处。紧身的上衣也突出了王爱丝的双峰,让张克城再一次回想到以前种种缠绵的片段。当王爱丝做完简报已经是中午时分,智全安排大家午宴。而张克城也从梦幻中醒来。( E* a( K- F" c7 e

' X. G- J1 d! p  吃饭时候,只见Teddy陈三个大男人到王爱丝呵护备至,态度才媚之极。张克城心里觉得很不好受,但也无可奈何。当年王爱丝等了张克城三年。但张克城一回来家里就安排张克城出国念书,一到国外张克城马上变心,负了王爱丝三年来为他的守候。张克城想跟王爱丝有目光上接触,但王爱丝都视而不见,倒是跟Teddy陈三个有说有笑。
3 e$ p/ M% o- e
% C. b  e' g$ s7 [' q/ W! H) x8 |, a  下午轮到张克城做简报,本来张克城背得滚瓜烂熟的资料却好像变成陌生人一样,洋相百出,Teddy陈三个一边问,张克城一边不知如何回答,弄到Teddy陈三个偷偷的在摇头。张克城见到Teddy陈在摇头只有变得更乱,出错更多。张克城眼看大半年的幸劳白费,种种希望亦随之而去。
3 Y, N8 V0 ~5 Q* X6 \6 [8 V" J  _- h7 B6 f# k) q6 X) T1 \1 |
  晚宴中张克城只有用酒来麻醉自己,但其实大家都喝不少。张克城暗中叫司机饭後带Teddy陈三个去风月一番,让他可以送爱丝回饭店。饭後张克城自动请樱说要送王爱丝回饭店,让司机带Teddy陈他们去参观台北夜景。
8 ~1 S9 E9 l, C: O( l; s# v/ f
$ S4 J0 x- [% G; Q/ T' x  当众人离去後,张克城第一次跟王爱丝单独相处,在行去停车场时张克城生涩的说开场白∶“爱丝,很久没见了,想不到今天会见你。”7 k2 U# i6 t- R: p
4 B, j% s; _! V9 }$ z1 T
  王爱丝道∶“是啊,很久没见,近来好吗?”
9 ?$ C# i2 j$ `3 q% X' x6 _+ X% z* F5 @1 B
  张克城说∶“还好了,你怎麽会在┅┅?”
% V- K- J. }/ k% ?" C# w- ]0 a' P( T3 S" K
  王爱丝道∶“当初你出国後,我也跟着出国,念完书後在美国留下找到这份工作,被派到香港,管理大陆香港和台湾的业务。你是不是已经结婚了?”
4 Z( q$ ?! ^/ C$ U! i' v
9 a( i" m% v9 G/ k; H" c5 m  Z  张克城窘迫的道∶“是,已结婚了。”5 Z! N6 f5 e8 v6 r) p* {

0 z- W- C" R5 ]$ U2 Y  王爱丝略带苦笑的说∶“那我还没恭喜你啊!”
8 W' U+ Q8 o$ L' ]8 [* ^9 n. x; g: e" K& |* q6 f4 [
  说着已经到了车子,张克城为王爱丝开车门。王爱丝一上车就睡着了,一天的会议和宴席,就算是男人也感到难以应付。驾驶中张克城不停的打量王爱丝的身体,从前含苞待放的少女如今已是灿烂盛开的花朵。张克城忍不住伸手去摸王爱丝裸露在裙外的大腿,他不敢用力捏,只有用手指轻扫。见王爱丝没有反应,他便勇敢的轻轻抚摸王爱丝胸脯边沿,沿着胸罩的外围探讨王爱丝胸脯的大小。  Z! C& C, l% M; e. J
4 H6 A$ _: P* q" f$ s' H
   爱丝并没醒来,只是在说梦话∶“克城我好想你,你不要离开我好吗?” 张克城听到大喜,原来爱丝对他并没有忘情,看着爱丝成熟中略带青涩的身 体,张克城决定今晚要寻回昔日属於他的东西。车子停下後,张克城搂抱着爱丝 上电梯,在电梯上张克城忍不住吻起爱丝的朱唇,爱丝半推半就的随他。张克城 进一步想解开爱丝的上衣钮扣,但爱丝发挥女性伶侍本能的把张克城推开。 电梯到了後,爱丝心里挣扎着要不要叫张克城离开,但张克城进一步的热情 不给爱丝保留任何推唐的馀地。张克城立定心肠,如果今晚不能征服爱丝,下午 糟糕的表现可以让他和未来的梦想说Bye Bye。他一手从爱丝手中抢过钥匙打开 门,双手像钢圈般的箍着爱丝。张克城的胸膛紧贴着爱丝的胸脯,纵然是隔着衣 服,张克城乃能感觉到爱丝呼之欲出的双峰。这时不要说张克城的未来在关键於 今晚,就算是平常的男人也会失去理性。 爱丝尝试作最後的挣扎说∶“克城不要!” 但张克城那里听得到,打开开後,等不及进去房间,把门一关上,一只强壮 的手臂就把弱小的爱丝按在门上。爱丝双手在张克城胸膛乱锤,口中哀求着说∶ “克城求求你放开我。”张克城不说话,用腿硬生生的把爱丝双腿分开,手翻起 爱丝裙子,直接的把她的内裤脱到膝盖部份。爱丝觉得下体一凉,然後一根巨大 之物顶着自己阴道口。也不知甚麽时候,张克城自己脱掉裤子和内裤,只见他把 爱丝的内裤完全脱掉,抱起爱丝的双腿,这样子爱丝双脚不着地,力气也跟着变 小。 爱丝说∶“放开我,你不能这样子对我。” 现在张克城可以没有阻格的把阳具对准爱丝的阴道口,爱丝半身凌空,好像 一只无助的羔羊,自己身体的重量把张克城的阳具完全纳入阴道里。张克城觉得 阳具突然被一团温暖的肉壁重重包围着,无比的舒服。爱丝被插入後好像失去了 反抗能力,只是喘着气在呻吟“啊┅┅”但重重的喘气声把喃喃的呻吟声盖过。 爱丝回过气後,也曾想使力要张克城离开她的身体。张克城聪明的在爱丝的 阴道里作小幅度的抽插,每次抽插後,爱丝都会感到浑身乏力,使出的力量连 鸡都不够。爱丝娇小的身子对张克城来说越来越成为负担,眼看以经把爱丝征服 了,张克城便一步步慢慢的把爱丝抱到床上,阳具当然还是使尽办法留在爱丝阴 道里。 到了床上後,张克城先抽插几下,每一次都让爱丝感到全身痒痒的,没有一 点力气,最後一线反抗的意志也失去了。爱丝以前就是张克城的女人,要她恨起 心来抗拒张克城是很难,虽然她不甘就这样便宜张克城,但在被插入後一点还击 之力都没有。 张克城上床後乘机回气,只是慢慢的在爱丝阴道内蠕动。双手则脱去自己身 上和爱丝的衣服。到只脱剩爱丝的胸罩时,张克城看到爱丝丰腴的双峰,中间隔 着一个被胸罩挤出的深深乳沟。乳沟有时对男人的挑逗比乳房本身还要吸引。张 克城不忍解开胞罩後失去观看乳沟的机会,隔着胸罩捏王爱丝的双乳。张克城双 手一只搓一乳,一只捏一乳,弄得王爱丝难受的发出“啊┅┅嗯┅┅”同时双手 到处乱抓,抓不到甚麽,只有抓住床单,用力的扯。 玩了一阵子,张克城终於解开爱丝的乳罩,多年没见的双峰又再程现在他眼 前。张克城觉得爱丝的坚双峰还是一样的结实和挺,但又比以前多了一点圆浑和 丰满。以前爱丝的乳房像刚要开花的果实,现在则是盛开的花朵。张克城忍不住 又捏了几下,觉得爱丝双乳比以前还要饱满。手指碰到她乳头时,王爱丝全身颤 抖一下,手更加用力的扯床单。虽然爱丝强忍着不要发声,但喉咙却不时传出微 弱的“哦┅┅哟┅┅” 张克城眼看快要事成,“哦┅┅哟┅┅每一棍都要直底花心,一手搓她乳房,另一手 她乳头。张克城抽插的速度越快,爱丝叫得越频密,张克城捏的力量越大,爱丝叫得越大声。张克城弯下身用舌去舔王爱丝乳头,这可令爱丝再也忍受不住,整个人面临崩溃边沿。; K. }# Z4 B7 ?- c, L

# l# D7 l" F  ~  突然张克城发现爱丝的阴道在收紧,越来越紧,到最後好像一个金刚圈牢牢的箍着张克城的阴茎,阴道内也同时爆发出一股暖暖的液体,淹没了张克城的龟头。张克城龟头受到如此刺激後就忍不住,王爱丝的阴道也收窄到极点,几乎令张克城的阴茎感到疼痛,终於张克城在爱丝阴道内射出一股热烫的精液。
+ Y' }1 `( |/ c2 I6 X0 S
: A% k" [; m. V7 C  张克城眼见征服了爱丝一次,自己同时也得到了无上满足,但他认为这还未够,他今天一定要完全的征服爱丝。趁小弟弟还没复原前,他也不给爱丝回气的机会,继续把手指插进去的阴道里,另一只手继续捏爱丝的乳房。手指虽不比阳具粗大,但比较灵活,爱丝觉得阴道壁被他手指不断的刺激着,乳房也被他不断的捏挤,忍不住发出一声声的”啊┅┅哦┅┅“张克城再把爱丝身上唯一的衣服,胸罩解开,露出爱丝一对丰满的乳房。虽然时隔已久,但张克城并没忘记他生平第一次看到的乳房。现在张克城已是性事过来人,但此时看到爱丝的双乳竟然也好像小伙子般的兴奋。张克城不客气的捏爱丝双乳或夹她的乳头,看到爱丝兴奋的样子,小嘴半张,朱唇 震,张克城的小弟弟马上又站起来了。
! G  H6 n+ |; O3 p
8 B2 ]5 f, f! E' O" }  於是张克城分开爱丝的腿,直接的从中间插入爱丝的阴道裹。因为是第二次的插入,爱丝的阴道比之前湿滑许多,畅通无阻,张克城在里面活动起来亳不费力似的,一抽一送,一拔一插,弄得爱丝好不难受。张克城双手还是不离开爱丝的双乳,双手或搓或捏的在爱丝胸上做圆圈运动。爱丝经历了数次高潮,每一次她都希望张克城快点停手,但却又舍不得张克城在她身体里冲击所带来的快感。+ T9 L* L# h9 j# j, E2 J; m* X
% R6 P6 @" f  S% C( P
  同时张克城亦亢奋到极点,心里後悔为何当初离开舍弃爱丝如此醉人的铜体。
% L+ t0 u3 U4 ]* k: y5 f$ \
; k/ ]) b# p6 q! p" q' G4 y. I% w+ J  爱丝此时不忍的叫着张克城的名字∶”克城┅┅克城┅┅“张克城回答∶”爱丝,你是我的人,知道吗?“爱丝道∶”克城,我是你的。“
" w- e4 ]1 [: n  c( E) @7 m4 B  `
- b' F3 I# i. E0 d" q  张克城听了後心里大悦,只觉体内有一股气息不受控制的从阳具住外泄,一股热烫的精液再次流入爱丝的阴道里。及後,张克城躺在爱丝的身旁睡着了,临入睡前张克城最後想的事——大功告成。+ K4 v# {$ r6 X* @/ _7 ^

; B' o) B( P7 n/ a6 I% t  两个星期後,摩托罗拉正式和智全签约,而张克城也顺理的成为了智全的金童。爱丝和张克城因为工作关系之後每隔数周便会见面一次,每次都会享受几个冰也会被融化的晚上
: j7 p, `$ c/ k# S% @. t. W9 n0 q) t0 E  p5 v
  【完】

TOP

发新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