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话题
打印

在准新娘上教堂前把她改造成精液容器

在准新娘上教堂前把她改造成精液容器

今天是我的大日子。
% L. B) O% W5 x' }- r' I  我身边最要好的两个人终於要成亲了。女方是我最要好的死党,小伊;男生则是我从小到大的玩伴,阿兴。
; z" p6 T; o* s, J  阿兴之前当过我的男朋友,说真的,我很喜欢他,但是或许是之前太过亲近,在一起之後反而没了感觉。後来他提出分手,我也没有拒绝。倒是不久他和小伊相恋,三个月後就结婚,让我有点意外。
% a7 p' g5 |6 n: n8 Y, x+ y; O# {  总之,这两个我人生中最重要的人,今天结婚了。
9 i' M, O0 n6 v) {5 Z, a  地方选在一座小教堂,两边的亲朋好友都会来,应该会把教堂挤的水泄不通。
' S! U9 L* R' h8 P5 T  再2个小时,婚礼便要举行。9 y+ k" w, p2 F  J7 m. b: u
  我看看手表,再看看装扮中的小伊。她真是漂亮,肤色虽然黑了点,好身材却使得纯白婚纱在她身上完全没有冲突,大小刚好的胸部难得露出半球,婚纱领将它们完美的托高,胸部上缘映出褐色肌肤健康的反光。腰很细,搭上170公分的瘦高身材,极致的黑美人长腿,谁说天使一定是白人!
4 C# c( y# ~' w) N3 h  ?  「喂,小伊,趁你系上马甲前,先去上个厕所吧,等下要拖可是很麻烦的,穿着这身婚纱…」我提醒她。
$ [4 m  h" `+ C  「喔,对喔。谢谢你的提醒阿,没你我真的不行呢,小燕。」小伊真诚的笑。
! Y, F3 h9 U, k* b$ l  「走吧。」我说。
0 c7 ~4 |$ T( V2 c  「恩。」说完,小伊脱下穿到一半的婚纱裙,还没系上的马甲连身小短裙裸露出来,大腿毫无保留的展现。
% {. N6 R0 `$ L' q# [$ A6 l# _, ]  「你连这样都可以这麽漂亮,等一下还得了。」我笑说。, I5 A4 S3 {8 Q9 ]6 B0 s6 R  \6 C
  「少三八了,走。」她拉着我说。
- p6 |2 {6 Y. E5 I1 o1 M  教堂的厕所很乾净,窗户透进来的光有种庄严肃穆的感觉。
; w; ?9 X7 ^# V% n" d; F4 n5 r4 E  「阿,我都已经穿上丝袜了,这下子真的挺麻烦,幸好有你提醒,不然穿上裙子可就连尿都不用尿了。」小伊说。6 ~$ c( Q- {% l% k. I
  「是…」我话未说完,三名壮汉忽然从其中一间厕所夺门而出,飞扑上来压住我们。
3 ?5 J1 @3 `2 S  「阿阿阿阿啊!」我大声尖叫,小伊更是连声音都叫不出来,因为她的嘴已被摀住。8 C# o/ |" ?: X6 z1 ?
  那三名壮汉头戴黑色丝袜,一脸银行抢犯的变态模样。或者说更像日本A片里的暗巷痴汉!
* O6 _. H( r6 _9 M; y  「逮到啦,是个新娘子跟伴娘。」其中一个说。6 P- h% ^$ \5 b& m$ m5 N
  「马的,两个都是优质美女阿,教堂也有这麽好的货!」「我以为都只是有钱的老处女来这里闲晃呢。」「这里是教堂圣地,怎麽可…!」我大吼大叫,脸颊被大手一把抓住。, S9 L7 s; a) K9 v4 S8 z" G$ a
  「我们本来就只是打算抢钱阿,谁叫你们不是老处女。」歹徒说。
/ r; J0 B- `' u( r' N' G  「废话少说啦,阿发。」摀住小伊嘴巴那人道,「我看咱们一个一个来,先从配角伴娘开始,新娘压轴。」「好好好!这个好!」压住小伊那人点头附和。% ]: c1 a- g0 W3 G$ N$ n. Q
  「不如我们来问问新娘吧,她可是今天的大主人阿。」阿发转头看着小伊,「你觉得怎样,我可爱的小新娘?」「是要两个一起操,还是我们把你给操死然後拍成影带,放走这个小伴娘?」提议的人扭出一抹狞笑。
$ e; K/ n7 A: S3 `# e  我睁大眼睛看着小伊,全身冒冷汗。# K: J5 ?' x8 M. c' z2 e3 C
  「影带名称就叫『准新娘大战三痴汉』怎样?」阿发倒是说的很乐。
! x  i' N  b; G  r6 Z3 X( m9 i/ h  小伊猛烈的摇头。' ?/ h  `8 C6 z- j& m
  「摇头的意思是…?」还是摇头。( h2 X9 k# r8 ]; [1 Y
  「不想做成影带?」这次换成用力的点头,小伊眼框泛泪。
0 d) l' ?4 U' M# N. x  「那麽你的朋友呢?这个小伴娘?」小伊用眼角余光瞄了我一眼。
  [) K  C0 j- Z# k; P, Q  「所以,你不愿意用自己,换走她罗?愿意就点头,不愿意就…你知道的。嘿嘿。」第三人慢慢问到。
8 b) z$ Z+ \2 k0 ~' v- y0 I  沉默,小伊静止不动。8 z2 [$ {( ]4 h# K( g
  我仍旧瞪大眼睛。
/ ~& z/ I% A$ P) I  小伊摇头。5 Y/ X' Y5 Y  E
  我崩溃了。
: _) A* H. h2 w) w5 b  阿发忽然放开他压在我身上的力气,站起身来退到厕所门边,把出入口锁起。
4 O, K, }: V/ @/ W0 m  小伊的眼泪簌簌流下。$ R& ^& |0 s( L' h8 R) |/ ]
  「哭啥哭阿,死骚货。」有人说,那人却是我。
& p/ e$ b  }" `1 ^3 k  我站起,扭扭头,瞪试着被两人压着的小伊。
) Z8 p3 c! c2 P  这次换她瞪大眼睛看着我了。6 {; Y& Y( y6 E
  「臭骚货,死婊子。」我深呼吸,「我给你最後一次机会让你证明我真的是你最好的朋友,你还不肯?」重重吐气。
. Z( F4 ]8 ]5 ^  「你老早抢了阿兴,以为我不知道?操!我跟他分手前一个礼拜,狐狸传了张照片给我,对,阿兴的室友狐狸,你猜是什麽?马的死骚货!你在帮他口交,我操!」我将压抑已久的愤怒转为低下的语言,不停发火,「别以为我不知道!这也就算了,刚才再给你最後一次机会,你怎麽做?啊?不肯牺牲你自己让我走啊!嗯?难道要我被干死来让你走吗?」小伊傻眼,连哭都忘了。
$ K3 y) J7 Y+ h6 |4 @  「马的屄,死骚货。是你逼我的。阿发,动手。」我下令。& S6 G! L7 F* v" {8 j
  三个男人在我一声令下,合力抱起小伊,将她抬进厕所,压坐在马桶上。
, x4 E  s1 ?8 j% c& o& I. o  「贱货。」我看着她,她双腿被人拉开,丝袜缝线从连身短裙下显现,我伸手,一用力便把丝袜给扯的破开来。丝袜包覆着的内裤这下也露在空气中。# K$ M, n: @" F8 E4 X
  「操!丁字裤!」摀着小伊嘴巴的糖渣大叫。
( ~! {: J; x0 g  我把短裙拨开,看见了里头的东西。! F) I: X& q4 [% K& p% Y  f
  白色运动棉质丁字裤。
0 \4 f' ?0 ?8 w, {5 p3 _  因为小伊大腿被扳开的关系,我可以很清楚的看见丁字裤稍稍限进小伊肉穴里,肉穴那两片鲍鱼肉轻轻夹住丁字裤底。7 U3 v/ [# b1 h
  「我硬了。」鸟蛋说。9 S; D1 r, C5 e8 R, ]% z
  「阿发,这可是你最爱的无毛穴,一个小时前我才帮她刮乾净的,光滑的呢。」我说,两手并用拉紧丁字裤,将它深深陷入小伊紧密的肉穴里。
6 a0 R+ v! ?" A1 A( J8 {  「哼。狐狸说,你还是处女,果然是真的,小穴真紧。」我冷笑。
3 A( L. i' C. s3 f$ D  小伊猛烈摇头,眼泪再度涌出。# r& P( J& S4 z" {2 t
  「你说你不是处女?哈哈,我知道你是的,阿兴是个正直的人,不会乱上你。」小伊还是摇头,挣扎。4 t7 i  k3 w' |$ p+ W
  「哼。贱货,等下就让你变成骚屄!」我淫笑。
3 @* \( e" x& J: ?/ Z4 A3 S0 S  我缓缓退出厕所,靠在洗手台上。
- S  C  O: {8 O2 m( F! o# S  好戏上场了。1 e/ l0 S. [# B+ U
  阿发首先把她的丝袜拨个精光,再将丁字裤一把扯下,开始轮流用中指和食指刺激小伊的穴和屁眼。鸟蛋松开小伊的马甲,忘情的吸允她柔软的乳房。糖渣则是懒的继续用手摀住小伊的嘴,换他的老二来代班,塞满小伊整个小嘴。
5 y. c. k/ D6 s0 ~4 l: g- \  真是淫乱的画面,我打开洗手抬底下事先装好的摄录机。: S. @( d. e( t9 b2 S" q' W
  「准新娘大战三痴汉」这个标题恐怕有点不够淫乱吧…或许两边的厕所门又打开,各走出三名壮汉。这些都是我在大学期间当社团公关认识来的橄榄球员。3 i6 ^2 D, g4 }( @* O0 S
  或许,「准新娘大战9头龙」会比较适合。
2 y% L: `# W' U; P- Q/ F  阿发终於忍不住,把小伊的细腿高高抬起,阴茎啵啵的插入光滑的无毛小穴,先是慢慢、慢慢的进出,接着,越来越快,越来越快疯狂抽插!' v/ A4 s, x9 w: z$ r
  「恩、恩、恩、恩、恩、恩…!」小伊配合着节奏闷哼,想叫出声音的嘴巴被阳具塞满。
8 q& t( G! R) ]- X# c" ?  「别光只会爽下面!舌头要舔!不是会帮人口交吗?舔啊!」糖渣怒斥,伸手压住小伊盘起来的包包头,将老二顶到最深。
) p) j! `: j$ d4 K- Z, a  阿发兴奋的快速摇晃着臀部,看来已经快要高潮了。
' Q; C. V; v3 R8 b+ k  「我操~~~~!射入啦!」阿发大吼一声,臀部的摆动猛然停下,下腹紧压着小伊,好让精子射入最深处。
0 @3 h: S( ~- s" B- l  此时正好糖渣也射了出来,将阳具拔出小伊的嘴,拉出条细长的液体银线。7 ~- u+ l2 X; \2 v% a* Z* j' U
  「别…拜托…不要…我等一下就要结婚了阿…婚礼就要开始了。」小伊把精液吐出来,精液沿着他巧克力牛奶色的胸部滴到腹上。$ t% E5 i1 l9 p/ a
  「会,我们会让你去婚礼的,放心。」鸟蛋说,第二个换他上,「可是在这之前要先把你的小嫩穴射了满满的精子才行阿。」「不…不要…不…!」小伊才要反驳,两名男子走到她两边,各掏出又大又粗的阴茎。
6 B& @0 Z3 O  A, ~  「好好含,我们两个射出来的你通通都要吃下去。」一人说。1 Q+ x7 W. p1 W+ Q9 _
  「否则你的屁眼就会知道了。」另一人淫笑。
1 {$ U$ n) Y1 `4 l1 c/ S6 G  我换个双手抱胸的姿势。
: o3 e  g5 ~0 @0 ?( Y  小伊就这麽坐在马桶上,两腿大大张开,半身和双乳随着阴茎进出的节奏大力被扯晃着,两手各握一根大屌,嘴巴左右不停轮流的伺候着他们。
8 G# M. Q: i& ?' F  可惜,十分钟过後,小伊还是因为忍受不了精液臭味,把它们给吐出来了。
  g2 m5 R) |  x! X  於是他们从马桶干到地上,壮汉一号在下面,有力的双手掰开小伊结实的屁股肉,好让二号插入。二号插了很久,最後终於皇天不负苦心人的贯穿进入小伊的小菊花,小伊仰天呻吟,双脚在地板上乱甩,像搁浅的鱼。随後壮汉一号看见二後已经成功,变也挺起老二,插入小伊已被两人中出过的小肉穴。
. `$ O8 j/ F# v2 p6 E5 Z  两人就这麽上上下下一前一後轮流进出着,小伊边飙泪边呻吟,後来有人嫌她吵,变又把自己的阴茎塞进小伊嘴里。
/ r: j9 d5 x0 t$ ^6 I  或许,片名叫「准新娘婚前准备教育」也不错。' S3 R, t" N+ @4 q' Y) z8 a4 F  m
  我看看表。6 O- d" U2 }" p' U  {+ _
  还有一个半小时呢。
" V% c/ ]+ ]5 Y: e; F  「好啦!你看她的小穴跟屁眼,抽搐个不停呢,屁眼都被干肿了。」阿发又再屁眼中出一次後,拍拍小伊屁股,站起来把裤子穿好。
8 ?8 c& K' g6 C# S! _) U: w2 U. N  「重头戏才要来呢。」我说,把浑身无力双眼无神已经变成个精液容器的小伊转过身来。
" R% d8 b& l9 d# v$ Z  鸟蛋淫邪的笑着。
: B% ], j9 y( q  婚礼进行曲庄重的开始演奏。" G8 A& h. C  j$ D
  新郎阿兴,我的哥们兼前男友站在前方等着新娘。# V9 `7 Y  g6 y, `/ M+ A
  小伊,我的死党,亦步亦趋走过红地毯。我在後面帮她拉着婚纱的长裙。) v5 @+ T, T; M/ \
  「你有听到什麽声音吗?」一旁座位上,我听见有人问到。
/ e7 @& Q8 [' r  「不知道,好像是苍蝇还是什麽机器?」「什麽声音阿?」阿兴满怀期待的,还在等他的新娘子。+ q9 b* \3 X8 r* w9 r4 e' v) R8 Z
  忽然,一声机器运转声大声起来,小伊一个硠呛,差点没跌倒。新娘头纱掉在地上。6 E7 p8 T6 [" b; M  {
  想不到,婚纱就这麽一个拉扯,裂了开来。  u. N0 x2 B: L: J
  观众一片惊呼。
3 o; i: i" C. `/ O. \2 q+ s  小伊还站着。
6 q; _- S; j) Q# O, u6 J  整个人从头到脚却都是精液,马甲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分别用力吸在两边乳头上的集乳器;腰间绑了两台遥控器,遥控器连着电线的另一端,两根我精挑细选过的大颗粒粉红大按摩棒全塞在同个不停滴出液体的小穴里;从屁眼露出的是半罐伏特加那种细长玻璃瓶,里面装满屎尿粪便及精液的混合体,全是我刚才帮她插入的时候喷出来的。) j  ]7 Q) h& J+ z& z% t4 h
  或许又或许,真正的片名还是取叫「慾望的堕天使战胜神」才对。
- u$ O1 A1 t* ]+ a2 K% N  不过这不就不像A片了吗?无所谓。
: f4 l, w8 E& {8 F3 Y  看看阿兴那裤档里高高翘起的东西,眼前的明明是自己老婆呢。
5 c( L$ p6 u( E+ v# P, T  k' ?  你也想射了吗?9 T2 o( _, z2 ?: R
  【完】

TOP

发新话题